标题 正文

【长篇小说】《长城谣》<二>

军旅作家方阵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广州傅建文2013-03-06 20:45编辑:广州军区分社

从北大营往北望去,文官屯清晰可见。

这是一个只有三十来户人家的村屯,以王姓和何姓为主,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有几家杂姓,大多是外来户,不过有了些年份,又是各式各样的缘由迁来的,早和村里人融合在一起了。不过,三十多户人家错落相邻,网丝一样缠在一起,鸡犬之声相闻,总免不得磕磕碰碰,闹出一些纠葛事来。

最近,村西头老佟家的佟大炮就陷入了一种悲悲喜喜的情状中。

事儿要从他爹佟焉子的死说起。

佟焉子是被日本人吓死的。说来,这也是一场飞来的横祸。老佟家是村里的外来户,二十年前,由王结巴牵线,经村中主事王大户同意,佟焉子在村西头的荒地上搭了个草棚,带着老婆孩子在此栖身。佟焉子人焉巴,不多事,村里人慢慢接纳了他,王大户还把柳条湖十多亩好地租给他耕种,日子就延续下来了,虽然说不上红红火火,倒也是丰衣足食,草棚早掀掉了,盖了两间青瓦房,养了牛羊鸡鸭,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日子。可是,这一切却因日本关东军的到来,全然改变了模样。关东军守备队驻地在柳条湖,据佟焉子租种的土地不过百十丈远,自此,他们把这里当作了他们的乐土。瓜果熟了,摘;玉米熟了,掰;比自己种植的还方便。更为可气的是,近段他们把这里当作了练兵场,先是驱使人马横冲直撞,后来索性在里面修筑了炮阵地。看着大片大片即将收割的高粱被他们践踏得不成模样,佟焉子心疼得发颤。徘徊数日,他终于鼓起勇气,想找日本人交涉,恰逢日本人在他地里修工事,他就战战兢兢走上前,但不等他说完,一个日本军官把雪亮的指挥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问:你的,是要命的还是要高粱的?佟焉子本来胆小如鼠,这一吓,尿都出来了,回去后瘫倒在床,没几天就咽了气。死之前,却把一个惊喜的秘密透给了儿子佟大炮。

原来,二十多年前,佟焉子和王结巴一同在新台子金矿淘金,日子十分艰难,两人相互照应着,结了一段情谊。时恰逢两个人的老婆都已怀孕,又有了一个新鲜话题。一次,两人在小馆子里喝酒,借着几分醉意,仿效古人结了一回儿女缘,两人约定:同生男女结为兄弟或姐妹,若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不久,两家都有喜讯传来,佟焉子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王结巴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女儿,按约定是结亲家。为此,佟焉子以私藏的一块蚕豆大的金豆子下了聘礼。别看只是一块蚕豆大的金豆子,却是佟焉子冒着生命危险藏下来,矿主看得紧,所有下矿淘金的人都脱得一丝不挂,他们只好把砂金藏在肛门深处,一点点夹带出来,不知让屁眼受了多少回罪,才熬成这么一块金豆子。这在结为儿女亲家后不久,两人一同向矿主辞工了,佟焉子的老家在新城子的大山中,王结巴劝他跟自己一起去沈阳附近谋生,帮他在文官屯落了根。此后,两人仍是常来常往,久不久凑在一起喝酒聊天,像亲戚一样走动着。不过,两家的情状有了很大不同,佟焉子家是外来户,没有任何根基,靠租种别人的土地过日子,虽说吃穿不是太大的问题,却也没有多少赢余。王结巴家呢,原来就有一些地产,回来后又把佟焉子下聘礼的金豆子和自己私藏的金子都用来购地,二十年经营下来,添置了百十亩地,起了三进三出的大瓦房,成为了文官屯的小富户。随着门庭变换,两人的交情虽没断,但结亲的话题却再没有提起过了。佟焉子呢,一则自己是外来户,二则家境确实差了一大截,没有勇气提;王结巴呢,可能是装糊涂,也不提起。事情就慢慢凉下了。这一次若不是佟焉子要归西,他还不会向儿子佟大炮戳开这个谜底。

佟大炮呢,却是大喜过望,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高兴之余,心里直埋怨佟焉子现在才说,耽误了好日子。也是人生百种,佟焉子老老实实,却生了一个极不安分的儿子,只有想不到事,没有做不到的事,巴巴地等着过了佟焉子死后“七七”,就央着村中媒婆何碎嘴,按着东北习俗,拎了一瓶酒和一对玉如意上门提亲。

声明:本稿件由广州军区分社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