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长篇小说】《长城谣》<三>

军旅作家方阵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广州傅建文2013-03-06 20:48编辑:广州军区分社

在沈阳城里中街东侧,有一幢不起眼的两层楼房,匾额上书写着“老天河商号”的字样,从外表看,与一般的商号并无殊异,但这是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在沈阳的秘密据点之一。

此际,秘密据点的密室中,野村太郎和川岛顺子正在面见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正襟危坐。他前面的案上,摆着七八部电话机,一柄出鞘的剑;他身后墙上,悬挂着沈阳市区图,凡沈阳重要的场馆、工厂、银行、商业场所,包括张学良的元帅府及沈阳军政要人的居住地,都标识得一清二楚。

野村太郎和川岛顺子恭恭敬敬侍立在他的对面,双手下垂。

板垣征四郎面无表情地:坐。

野村太郎在他的对面坐下去,川岛顺子仍旧侍立在一侧。

板垣征四郎直视野村太郎:“说说你们的工作情况。”

野村太郎开始汇报和沈阳工商总会“合作”的情况。

板垣征四郎是他们直接上司,也是日本谍报机关的老牌特务。他1885年出生于日本岩手县,相继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1916年出任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附——第二部正是日本陆军总参谋部情报部,1919年出任华中派遣军参谋,1926年出任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中国科科长兼陆军大学的兵学教官,1928年任步兵第三十三团团长,1931年又出任关东军上校参谋。由于长期淫浸在中国情报的搜集和研究中,让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同时也是把侵略主张付诸行动的得力干将。还在他刚出任关东军上校参谋不久,他就在日本陆军步兵学校发表演说,公开声称:“如果单纯地使用外交的和平手段,归根到底不可能达到解决满洲问题的目的。”又称:“众所周知,在对俄作战上,满蒙是主要战场;在对美作战上,满蒙是补给的源泉。从而,实际上,满蒙在对美、俄、中的作战上都有最重要的关系。由此看来,可以充分了解:满蒙在军事上有着何等重要的地位。”这次演说,很快印成了《从军事上见到的满蒙》,在日军部队广为散发。随后,他又参加日本参谋部作战部组织的“参谋旅行”,在“北满”、“辽西”、“长春”等地“旅行”了一大圈,侦察收集了东北各要地的军事情报,完成了攻占东北的作战计划,同时制定了侵占东北后如何进行殖民统治的种种设想。为了实施这一计划,他又和土肥原贤二、石原莞尔共谋制造了长春“万宝山事件”和“中山大尉失踪事件”,这两个事件均是为侵略东北制造口实,挑起事端,从效果看,也基本达到了这种目的。但是,这两个事件还不足以形成对东北全境动武的口实,他们要继续制造事端。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一个更加周密的计划出台了,眼下进入了紧锣密鼓阶段。然而,军事占领毕竟只是手段,更重要的是经济和文化的控制,野村太郎和川岛顺子正是他为完成这种控制而部署在沈阳的重要棋子。

野村太郎汇报完,静静地看着板垣征四郎。

声明:本稿件由广州军区分社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