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式心理防护:有规可循

——第41集团军某山地旅实兵对抗演习中政治工作一瞥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张益泉 源俊 记者陈典宏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0-14 15:22


军报记者广州分社(张益泉 源俊 记者陈典宏)一场实兵自主对抗演习,红蓝双方交战在即。

“上级命令我班X时X分前爆破雷区开辟通路……”10月10日晚,记者摸黑来到第41集团军某山地步兵旅三营八连阵地,恰逢三班正在部署任务。

“班长,派我去!”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班长的讲话。定睛一看,竟是列兵孔世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要知道,他童年时曾目睹燃气爆炸起火,留下了心理阴影,前些天战术演练,演习场上密集的炮火,使他一度焦虑得要申请退出训练。

“这得益于伴随式的心理防护,帮他驱散了阴霾,克服了怯战心理。”该旅政委李涛介绍说,他们每个营均依车建室成立了心理防护小组,全程伴随部队演练,以实时干预防护像孔世杰这样产生心理障碍的人员。

走进贴着“心理服务车”字样的卫生车,车厢里两张条形小床对立摆放、干净整洁,表现愉悦氛围的暖和色调布置得恰到好处,角落架子上还分类摆放着一些药品。若坐在设有头枕的按摩椅上,呼吸着过滤机释放的清新空气,再听上一段轻音乐,不出3分钟,怨气的消气了,焦虑的平静了。这不,大家众口一词:“戴上耳机,闭上眼睛,在这里仿佛到了海边,置身草原……”

此外,他们还在阵地的帐篷里设置“橡皮人”、沙袋,供官兵击打,释放压力。诸如此类心理疏导器材,在该营随处可见,官兵每训练归来,或需缓解宣泄,自觉到按摩椅坐一坐、打一打“橡皮人”,不多时便轻松愉悦起来。

“做心理疏导工作,光有有形的器材还不够,还得有无形的心理防护。”八连心理防护小组组长、指导员袁泉说,与患者贴心的交流,诱导其吐露内心真实的心理矛盾,才能有计划地干预和暗示他克服心理疾病。

进入实质性对抗后,八连代理排长、上士陈伟强老是工作走神,显然没了往日的饱满劲头,一番追问后,才支支吾吾道出失眠的原委。无缘无故咋失眠了?在“心理服务车”里,经不住袁泉的推心置腹,他如实坦白:演习期间神经高度紧张,担心班里完不好任务托连队后腿,加上近期与家属闹矛盾,整夜胡思乱想。

知病根方能开好方。训练间隙,袁泉有意无意约请陈伟强到“心理服务车”拉家常,还帮他们小两口解围,定时辅以少量镇静药物,困了,就让他平坦在小床上,在背景音乐引导下,美美睡上一觉。一次,两次……一周后,陈伟强克服了失眠症状,睡得可香了。

“遇重度心理疾病患者,除环境治疗外,还得适度进行药物干预,和解决实质性困难,且是个长期的过程。”袁泉翻看《普通心理学》一书说,心理防护类似于做思想政治工作,都是个长期多次的过程,又区别于思想政治工作,它的对象不光是新同志,几乎遍及各个层次的人员,不可错误地认为,兵龄长一点的战士就没有或少有心理障碍。

心理疏导,疏的是学问,导的是规律。与记者同为感慨的,还有八连连长刘兵。他说,心理学认为,如果个人某项行为得到上级肯定或奖酬,他就会努力使该行为重复出现,反之,这项行为没有得到相应嘉奖鼓励,他就可能会放弃相应的努力。“这就是心理学上‘强化理论’的主要特点,也叫积极的‘暗示效应’。”

掌握了这一心理规律,八连每执行完预定任务,刘兵总及时组织战评讲评,对表现果敢勇猛、完成任务突出的个人和班级一一点名表扬,并作好记录,作为年底评奖选优的依据。

对于心理学的运用,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的排长吴远宇也有独到见解。“心理学称为‘艾宾浩斯遗忘曲线’的实验,揭示了记忆保持与遗忘的规律,即遗忘的过程是先快后慢的。”吴远宇说,遵循规律,他每次传授军事知识时,一节课就讲一门技能,且在遗忘尚未开始时就组织复习操练,强化记忆,往往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战士们都爱跟他学,没压力。

八连无论政工还是军事干部,咋都懂心理防护?原来,演习前,该旅专门组织了专题集训,邀请体系医院心理科的专家对营连干部和班排思想骨干进行授课辅导、现场示范教学,围绕现代战场容易出现的怯战、惊恐等5大类30余种倾向性心理问题,共同探讨,结合实际逐一制订了对策。

“军事指挥员懂心理学,按心理发展规律去干预疏导,更有利于带兵打仗、指挥打仗。”该旅旅长高鹏向记者坦承,以往一谈心理工作就想到政工干部,如今高技术战争的大环境下,各专业各岗位都有可能交叉应用,军事干部必要时也得担起政工干部的职责,努力营造利于激发官兵士气、顽强战斗精神的氛围。

心理素质是战斗力,心理服务出战斗力。八连官兵始终保持昂扬的精神状态冲锋战斗,在战术对抗中被营赋予主攻任务,并屡获胜利,受到旅领导表扬。眼下,与蓝军针锋相对即将展开,八连官兵个个摩拳擦掌:“活捉蓝军头目!”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