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鲤,天上雁- 军报记者网

【长篇小说】东山少爷<三>

水中鲤,天上雁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魏远峰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0-30 16:04

水中鲤,天上雁

方寸大小的小屋,被无声无息、无动于衷、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无坚不摧的鄙夷、嘲笑包围着,我无时无刻不处在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无中生有的烦恼和恐惧中。我很清楚,嘲笑往往不仅表现在,鄙视人的今天,更饱含着嫉妒或仇恨人的昨天——在茫茫人世间,今天的花儿和刺儿,都是前天耕耘,昨天播种,才有了今天的结果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蒺藜,就别指望收获鲜花,种下仇恨,就只能收获烈火了!你信不信?

是的,我们必须尊重事实——其实该说服从事实!因为,事实是不会勉强你尊重的,你尊不尊重它,它都平心静气摆在那儿,任何人的有意弯曲,或无意伤害,都不能损其毫发,它像某种深谙道法的智者,无为而刚强。是的,人的今天,就是昨天的果,而人昨天,就是今天的因!没有无因之果,也不会有无果之因!

昨天吗?

昨天,无聊透顶的昨天。

当晨光逃离黑暗,从遥远的地平线下飞翔起来,扑向寺贝通津的我家院子时,我们家红砖碧瓦的别墅,正掩映在绿葱葱的树木之间。院里的茵茵绿草,也在迎接阳光。水池里,一尾尾锦鲤疲惫地游动着,那条尺余长的亲鱼带领着它们,睁大警觉性十足的眼睛,张皇地等待着某种不详的到来。

想起了鱼,我就想起了水——水也是可以倒流的,傻愣愣坐在江边,堤岸上风光很美。我不知在惋惜什么,缘无故就惋惜起来。江水迅即倒流着,我从来不知道,江水还会这样。要不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树叶,快速平静地向西漂去,我又怎么会知道,江水还会倒流呢?可是,要不是她……?我又怎么会到江边?江水无声无息地倒流着,听不见潮声,水面上的树叶,嗖嗖向西流窜。我的影子悬浮水中,江水推来搡去地欺负它。

堤两边是盘根错节,根须倒垂的榕树,它们静静伫立着,像历史感深厚的老人。它们就那么站着,笑看时而正流,时而倒流的江水,一看就是几十年,心平气和。远处,火一样的木棉树上,开着红艳艳的花儿,和沧桑的榕树,遥遥相对,交相辉映。红红的花儿,像极了她的脸——那时,我就无中生有地看见了她,她的影子同样悬浮水中,两个影子重叠得厉害。她很漂亮、很迷人,倒流的江水,把她的笑容弄变形了。于是,她的笑脸,便涂抹上了朦胧神秘的色彩——散发着难以言说的诱惑,我心中涌动着江潮般的冲动,我不知道心底的江潮会不会倒流。我突然想到,她已经结婚了——她的影子倏忽间无影无踪了,我愚蠢地四下张望着,寻找她水中的倩影。

她干什么去了呢?

她呢?——她在家里,忙忙碌碌操持家务,跟老公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与老公在惊天动地做着什么——一些毫无道理的酸溜溜感觉,浮云般漂弋过来……我想起来了,那是个梦。

我抬头看了看,在阳光中飘飘忽忽,渐散未散的晨雾,又低头看了看,水池中灰黄浑浊的水,那黑灰色皱巴巴的枯萎莲叶,还有蔫兮兮萎缩成瘪囊的莲蓬——它以认罪服法的姿态,深深低下高昂的头颅。我也不明白,它们究竟怎么了?

站在院子里水池边,一群大雁将要从我们家上空经过。

它们从遥远的蒙古大草原飞来,排成整齐的雁阵,呱呱呼叫着,飞来遥远的南方。一路上,它们已经听到了,无数隆隆的炮声和乒乒的枪声。看见装在弹壳中的火药,被撞针击燃的底火引燃,喷着愤怒的火舌,把弹丸推向仇恨。看见蓝蓝的硝烟,带了些硫磺味儿,从蓝幽幽的枪膛里飘散出来,再悠悠忽忽飘散开——还看见无数饿殍遍野的场景,骨瘦如柴的娘亲,用瘦削纤弱的手臂托着婴儿,婴儿干燥青黑的嘴唇,蠕动在娘亲像空袋子般的乳房上。娘亲的乳头,挤出果肉的紫葡萄皮般苦涩,婴儿觉得自己的食欲,受到了嘲弄和欺骗,嗷嗷嘤嘤地哭出来。凄厉嘹亮的哭声,穿过金灿灿的阳光下灰蒙蒙的天空——声音刺激了头雁,它也凄凉地悲鸣了一声,雁阵里一呼百应,呱呱叫了一阵,急速扇动翅膀,空气从翅羽缝隙中挤过,发出吁吁的声音。

临近广州了,它们看见,广州城外大大小小的路上、宽宽窄窄的河边、大小不一的林子内外,一切可以行走的地方,一排排一队队士兵,正唱着歌儿逼近城边。间或也有零散的逃难人群,向着四面八方散漫地行进,他们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那些与他们反向行进,意气风发的军人。间或有零星枪炮声,从遥远的城中传来,行军的军人像没有听见一样,依然雁阵般向既定方向挺进。连逃难的行人,也没有多大反应,好像枪炮声是家里的柴米油盐茶。

那群大雁,飞到我家院子中央,水池的正上方时。头雁由于心理放松,或是生理上的问题,不可自抑地抛下一泡粪便。和它同样心情,并有着类似生理问题的大雁,亦步亦趋地跟着做了。

几泡粪便从高空中,加速度坠落下来——那时,我刚起床。很长时间没上班了,躲开了官场上的人是人非,明争暗斗。远离了商场上的你死我活,抢掠豪夺。纵然,这让我的官宦仕途,商战功勋,陷入停顿。纵然,我必须每天闻着,檀木家具迂腐的香气。然而,这些并不影响我早起的习惯。于是,才又多了个凶恶的不祥之兆!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