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加鞭未下鞍》第一章第2节

贵 生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陈泽华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0-30 16:27

贵 生1915年8月5日(农历六月十五)。 郑国麒和所有勤恳的山里人一样,天一亮就下田干活了。 莺飞草长的盛夏,山野里一场雨水一层翠,有土就见绿,处处生机勃勃。

又是一场雨水刚过,疯长的野草像催命鬼似的,让庄户人手忙脚乱。郑 国麒家的几亩薄地,前些天刚刚除过草,如今又杂草丛生。一家人就指望这 几亩地生活呢,郑国麒不敢偷懒,一大早就急急忙忙往地里跑。

一轮红日从山坳里喷薄而出,火红的太阳跃上山巅那一刻,万道霞光照 耀下的旷野,顿时云开雾散,乾坤朗朗。面对东来的紫气,沐浴和畅的惠 风,腰酸背疼、大汗淋漓的郑国麒,刚扶着锄把蹲在地上,准备稍事歇息, 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郑国麒快回来,你屋里人生了!”

闻听此言,郑国麒扛起锄头就往家跑。 “郑国麒,你好命,得了个儿子!” 郑国麒一头扎进屋里,注视着刚出生的小儿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只见他一个转身跑出屋外,叫上大哥国龙、二哥国凤和两个弟弟国 麟、国蛟,五兄弟一同向后山奔去。

后山上埋着他们的父亲。 五兄弟来到父亲坟前,一排跪下,伏身叩拜。郑国麒口中念念有词:

“爹啊,您孙子‘贵生’来到人世了!” 一语未了,五兄弟喜极而泣。

并非因为喜得贵子,高兴得过了头,郑家兄弟才这样。原来,这其中还 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辛酸家史。

郑家不是本地人,如果往上追溯,应该是唐朝末年大宰相郑昌言的后人。

据《郑氏宗谱》记载,唐末状元郑昌言,“官至宰相,名震当朝”,门庭兴旺, 数代为官,至曾孙郑玖,成极盛之势。郑玖一门十六子,其中四个尚书、两 个节度使、一个将军、一个兵马使、一个光禄大夫、一个扬州都尉、一个太 守。郑玖的次子郑延休官至工部尚书,忠于皇室,为人正直,居官清廉。唐 朝灭亡后,郑延休辞官南迁福建,后转至江西,隐居于鄱阳湖南无州府地, 也就是今天的崇仁县。明洪武二年(1369 年),这一脉郑家后人,由郑应发 率领,从江西随着移民队伍北迁,抵达湖北黄州府太平乡(今属檀树岗)马 鞍山前的金屋湾。

郑应发在金屋湾定居后,又很快兴旺起来。他的第三代郑镇公考取明 洪武贡士;第四代郑伯玑考取明宣德进士,官至布政使参军。明正统十二年

(1447 年),郑伯玑献“安疆保边十策”,被朝廷采纳,并用以镇北取胜。于 是,郑伯玑被正统帝册封为辟至幕府,伯玑力辞不受,后告老还乡,寿终正 寝,葬于马鞍山下。

马鞍山原本是一座两峰相连、并不算高的小山冈,因其形似马鞍而得 名。马鞍山前有一水塘,四周绿树参天,常年碧波荡漾。居住在这里的郑氏 家族人丁兴旺,平安和美,令人羡慕。到郑大富这一代,郑家依然是当地名 门望族。

郑大富连育四子,分别取名道和、道进、道思、道聪。四兄弟个个虎背 熊腰,气宇轩昂,才智过人。兄弟四人自幼规规矩矩,从不恃强凌弱、招惹 是非。但是,自从听说郑家占了“风水宝地,将来定有将相出世”一说之后, 当地一权贵为霸占这块“风水宝地”,竟串通州府,诬陷郑家有谋反不轨行 为,请求朝廷破坟抓人。此时,正值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大清国因与英、 法的战事吃紧,无暇顾及,不予受理。

明争不成,转为暗抢。不久,马鞍山一带接连出现“风水大师”,个个 摇唇鼓舌,风传马鞍山是龙脉凤穴之地,须好生调理,否则地气难保,必有 大灾降临。起初,郑家人将信将疑,未予理睬。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位鹤发 童颜、仙风道骨的风水先生,自称祖上乃先师刘伯温,此次从昆仑山按地脉 觅穴一路走来。他手执罗盘,在马鞍山前转转悠悠,捋胡拈须,振振有词。 他说,这马鞍山后枕淮河、前通长江,定出九五之尊、将相百人。闻听此 言,郑家人心花怒放。正在大家眉开眼笑、欢呼雀跃之时,那人突然大喝一 声:“不好!”遂面色阴沉,厉声喝道:“此脉从昆仑山经祁连、贯渭水、入黄河、沿洛阳至桐柏一路南下,至今已有三百余年,久困不出,如今已有入长江、去九龙之势,若不设法留住,这一带的生灵万物将在劫难逃!”

众人大惊失色,恳请指点迷津。风水先生带着郑大富,从马鞍山向东南 方向走出九九八十一步,来到小河边,埋下一针,嘱在此修建郑家祠堂,将 风水挡在马鞍山;又转身走回六六三百六十步,指着村口一巨石,要郑家人 就地凿开,造一只丈二八卦盘,内放一碾,将风水锁定。

心存畏惧的郑家人依计而行,折腾了整整半个来月。大功告成,四处找 寻,却不见了那风水先生的踪影。正在郑家人心里忐忑之时,又有风水先生 接踵而来,且个个都说郑家的做法不是保风水而是破风水。有的人说,那八 卦石井和碾滚,正好坐在村头,风水将被碾破赶跑;有的人说,祠堂位置正 压在凤头上,轻则郑门女子不利,重则郑家男女都难有出头之日。就在这个 节骨眼儿上,村上接连有狗、猫被毒死,或扔在街上,或投入井中。各种谣 言也纷至沓来,令人望而生畏、毛骨悚然。加上官府走马灯似的来人抽丁、 纳税,一时间,马鞍山下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为避祸端,村上人陆续开始 外迁。一部分东去五里,到了郑家塘;另一部分到了十里之外的郑家湾。

一直觉得蹊跷的郑大富,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这不是冲着俺几个儿 子来的吗?”为了避祸,郑大富让儿子们当夜出逃。次子郑道进离开黄安(今 红安),搬到黄安、麻城与光山交界的一处山洼里落脚。

这就是屋脊洼。 屋脊洼四面环山,中有一方水塘。先来的人家依山傍水,坐北朝南,结草为舍。好地方被早来的人家全占了,只有水塘东边还有一片空地闲置着。 为人忠厚、从不与人争勇斗狠的郑道进,只好在水塘东面坐东向西搭起一座 草舍。

在屋脊洼落下脚的郑道进,垦荒种地,辛勤劳作。生活虽然清苦,但比 起在马鞍山,日子要过得安生。后来,郑道进娶妻周氏,夫妇共育五子,分 别取名国龙(1866 年)、国凤(1871 年)、国麒(1878 年)、国麟(1885 年)、 国蛟(1889 年)。虽深居山野,但望子成龙、光耀祖宗的希冀并未改变。只 可惜,由于当朝腐败,外强入侵,江河日下,民不聊生,这几个儿子非但未 能成龙附凤,因为家境贫寒,居所闭塞,老大郑国龙和老二郑国凤竟然连老 婆都没娶上,终身光棍。老三郑国麒娶妻尚未生养,宣统元年(1909 年), 道进老人便含怨而终。他叮嘱儿子:“日后国麒若得一子,当取名‘贵生’,

过继到国龙门下为嗣。”谁知国麒之妻第一胎生的是女儿,直到郑道进去世6年之后的 1915 年,郑家三代五门盼望已久的“贵生”才降临人间。 这就是龙、凤、麒、麟、蛟五子登山拜坟的缘由。 贵生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平添了不少喜气。左邻右舍见了这个淡眉高

挑、耳大垂厚、鼻挺口阔、双目炯炯的男婴,都说有贵人之相。郑国麒夫妇 乐善好施,为人忠厚,加之又会打铁手艺,常为乡里乡亲做铁器活,深得大 伙儿尊敬。听说国麒夫妇喜得贵子,前来道喜的人络绎不绝。欢声笑语中, 郑国麒依照父训,择了个吉日,将儿子贵生过继给了大兄长郑国龙。

贵生在父辈的百般呵护下,按说应该逍遥养和、健康成长,可谁知,出 生不久便遇上天灾,险些小命不保。

在极其艰难的背景下,灾难深重的旧中国拖泥带水、步履蹒跚地来到了 1915 年。这一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份,它的许多记忆都跟一个叫 袁世凯的人密不可分。

小盗窃财,大盗窃国。袁世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窃国大盗竟然接受了日 本提出的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草案,并悍然称帝,引起国人震怒。 一时间,全国上下,讨袁护国,风起云涌,各路军阀纷纷打出护国大旗举兵 起誓。从此,城头变幻大王旗,泱泱大国失去控制。

内忧外患、天灾人祸,往往结伴而行。在军阀摩拳擦掌、兵戈相向的时 候,本来已经匪盗猖獗、民不聊生的大别山区,是年秋又连降暴雨。肆虐的 山洪冲垮房舍和农田,将山间村寨变成了泽国。颗粒不收的屋脊洼,多半人 家早已断炊,男女老少,面黄肌瘦、东倒西歪。

郑家人口多,又都是壮劳力,饭量大,加之贵生出生时招待客人又破费 不少,家里早就断粮了。万般无奈,龙、凤、麒、麟、蛟五兄弟不得不加入 行乞行列。饥民如潮,每找一口吃的,都要费尽周折。外出找寻口粮的兄弟 五人,只要弄到吃的,就是忍饥挨饿,也要省下来留给贵生。那年月,许多 孩子都夭折了。贵生虽然也受了委屈,但命总算保住了。

贵生在父辈的恩荫下一天天长大,并且比村上同龄孩子壮实。 荒年过后,人们对土地更加珍惜,山民们恨不能把所有的劳动力都变成

期待和渴望埋进土壤。郑氏兄弟除了租种几亩田,还垦了几片荒地。由于劲 儿往一处使,个个能干又节俭,郑家兄弟逐渐盖起五间土坯房。

欢声笑语重又回到了这个大家庭。老大郑国龙和老三郑国麒是铁匠,农闲时,兄弟二人走村串寨,四处揽活,挣些零钱贴补家用;老二和老五种田,口粮有保证;老四开磨坊,磨粉做小买卖。贵生的母亲胡氏,秀外慧中,精明强干,是深得乡里夸赞的好婆娘。她平素除照顾孩子,还要照顾两 个大伯子哥和尚未娶妻的两个小叔子。洗衣做饭、料理家务,这些活已经够 她忙的了,可她得空还到山里去拾柴打草。一年四季,一天到晚,里里外 外,她总是不停地忙碌。无论多苦多累,受多少委屈,她都任劳任怨,从不 叫苦叫累。俗话说得好:“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十口之家, 人多地少,入不敷出,如果不是她精心打理,日子不知要过成什么样子。

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贵生从小就从母亲那里学到了善良、勤劳、 节俭与坚韧。山里娃,会走就会爬山。贵生跟着母亲从小就上山砍柴、割 草、摘野果、挖野菜,大山养成了他的野性。别看他小小年纪,爬高上低飘 逸如猴,力气和胆量都大得惊人。

少年不知愁滋味。大人为了生计各忙各的事情。虎头虎脑、聪明伶俐、 无忧无虑、活泼可爱的小贵生,整天带着一群小伙伴,不是上树掏鸟窝,就 是下水摸鱼、捉青蛙,有时还成群结队到山里去轰兔子和野猪。

快乐得像只喜鹊的贵生哪里晓得,一场瘟疫正悄然向他扑来。 白喉是由白喉杆菌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以咽、喉等处黏膜充血、肿胀并有灰白色伪膜形成作为突出特征。患者轻者发热、乏力、恶心、呕 吐、头痛,重者并发心肌炎和周围神经瘫痪。该病四季均可发散,以秋、冬 更甚,儿童多见,死亡率极高。治疗这种病,需大量使用青霉素。可在当 时,对于缺医少药的山里人来说,一旦染上这种病就意味着死亡。这年冬 天,白喉光临黄安、麻城、光山三县交界一带。村村添新坟,夜夜闻哭声。 其悲其惨,令人不寒而栗。

屋脊洼第一户死了三口,第二户一家五口死绝,第三户、第四户也开始 有人染病。全村人惊恐万状,纷纷离家出走。郑家老少忧心如焚。听说石头 能长命避灾,胡氏抱着贵生来到“戏台石”下烧香磕头,并让儿子拜石头为 “干娘”。听说武圣关老爷能驱鬼祛邪,胡氏又到武圣庙的神像前长跪不起, 祈求关老爷护佑儿子一生平安。实在放心不下,胡氏又背着儿子跑到 10 公 里外的娘家——黄安县箭厂河乡的胡湾去躲避。没过多久,那里也发现了白 喉,她又拉着儿子来到郑家的老家——黄安县檀树岗的马鞍山。路经郑家祠堂,胡氏进屋跪地便拜,磕头、进香,三叩九拜,求郑家祖宗保佑后人贵生。悲悲切切的哀求,让守祠的老人动了恻隐之心。 “请问你们母子从哪里来?” “俺从屋脊洼来,想带孩子回他爷的老家来看看。” “他爷姓啥名谁?”

“他爷叫郑道进。” “嘿!这回你们娘儿俩算是到家了。” 老人是郑大富之后,和郑道进是发小。

听说郑道进家的人回来了,郑姓乡亲呼啦啦来了一大帮。大家争着请母 子俩到家来吃住,亲热备至。有位本名叫郑植槐、后更名郑位三的年轻后 生,对母子俩格外热情。郑位三是郑大富第五代世孙,年长贵生 12 岁,但 论辈分,应该叫贵生叔叔。一表人才的郑位三知书达理,对远道而来的小叔 叔很感兴趣,常领他去玩耍,给他讲故事,教他认字、算数。

一住就是几个月。等白喉远离,母子俩这才回到屋脊洼。 重新回到屋脊洼的贵生整天在外狂野,肚子不饿不回家。贵生喜欢下到门前的水塘边去玩水,胡氏再三警告,他总是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扔,这让 胡氏非常担心。

胡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这方水塘虽然不大,但因上接山涧,常年积 水,深不见底。之前,水塘里已有人溺亡。这年初夏,淫雨连绵,塘水漫 溢。忽一日,雨过天晴,彩虹飞架,山中美景,如诗如画。大人都忙着下田 修整田埂去了,家里只有五叔郑国蛟领着 6 岁的贵生在塘边钓鱼。钓着钓 着,郑国蛟把钓鱼竿交给贵生,自己独自躲进屋里去偷喝家酿的米酒。

郑家有个大酒坛子,能装 20 多公斤米酒。每年秋天,贵生的母亲胡氏 都会做一坛子米酒,用泥巴将坛口密封死,到过年的时候才打开,招待亲朋 好友。郑国蛟嘴馋,等不到年关就要喝。打开口怕别人知道,于是在酒坛上 方不起眼儿的地方用锥子钻了一个小孔,把麦管插进去,一口一口往外吸。 每次喝完,再用东西把小孔堵上。年来了,等开坛品酒的时候,发现酒少了 许多,大家还以为酒渗跑了。一次,郑国蛟正偷喝米酒,被贵生发现了。郑 国蛟哄他,说只要不告诉家人,等有钱了,给他买糖吃。贵生跟五叔玩得 好,愿意为五叔保守秘密。郑国蛟独享美酒两年之久,家人竟未发现。

贵生从五叔手里接过鱼竿,静静地等待鱼儿上钩。不一会儿,鱼儿上钩 了。他把渔竿向上抬,感觉很重,相持一段时间发现不是鱼,而是一只鳖,足有脸盆那么大。“叔,俺钓了个老鳖!”郑国蛟没听见。贵生好不容易才将鳖拉到水边,正要伸手去抓,脚下一 滑,“扑通”一声跌进水里。贵生落水后,手扒脚蹬一扑腾,结果离岸越来 越远。他碰到一块石头,这才停住脚。他死死抓住垂在水面上的柳条,仰着 小脸喘气,不敢再动。

过了好一会儿,脸红红的郑国蛟才从屋里出来,发现侄子不见了,忙 喊:“贵生!贵生!”“俺在这儿!” 这一声回应,让郑国蛟惊呆了。看到贵生在水里若隐若现,郑国蛟急忙跳到塘里。 “贵生,莫怕啊!”郑国蛟慢慢靠近贵生,一把将他抓住。闻声赶来的人递上一根竹竿,郑国蛟拽住竹竿、挟着贵生上了岸。 得知贵生死里逃生,母亲胡氏和姐姐菊青哭成了泪人。伯伯和叔叔气不打一处来,个个都严厉指责五弟。郑国麒从外面回来,听说贵生差点淹死, 火冒三丈,举手便打,被郑国龙喝住。

“这样下去不行,俺们在外打铁顾不上,老二忙着学田里的活,贵生他妈 田里家里两头忙。这次,孩子掉塘里没淹死,算命大,下次还不晓得会出什么 事。俺在山下认识个私塾先生,明天俺去找找他,让他把贵生收了。孩子也该 读书认字了,学费由俺和老二出。你们看咋样?”老大郑国龙的建议,得到全 家人赞同。

1922 年新春伊始,郑国龙将贵生带到山下的私塾里。 知识改变命运。贵生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