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加鞭未下鞍》第2章第1节

山乡风云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陈泽华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3 15:38

军阀割据,战火频仍,民不聊生。20 世纪 20 年代的中国正在进行一场 巨大变革。1925 年 5 月,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爆发,对中华民族的觉醒和 国民革命运动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次年 7 月 9 日,北伐战争在“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口号声中拉开序幕。

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后短短 3 个月,就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吴佩孚,占领湘、鄂两省。紧接着,北伐军利剑东指,不到 7 个月,又打垮 了盘踞在苏、浙、皖、赣、闽的大军阀孙传芳。

北伐的胜利进军,直接带来两个结果:一是身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 介石,因北伐的胜利提高了个人声望,通过收编军阀部队等手段,使其实力 在北伐过程中极大地膨胀起来,为后来发动反革命政变准备了条件;二是在 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推动下,民众普遍举行集会、结社、罢工、游行示威,各 地的工人、农民运动得到更大规模的发展。到 1926 年 11 月,仅湖北一省,农民协会会员就达到 20 万人。距武汉三镇仅一步之遥的大别山区,革命群 众运动如干柴,点火就着。

1926 年夏、秋两季,湘、鄂两省普遍遭受百年不遇的大灾。大别山区 的粮食几乎绝收,但地主恶霸仍然要按原数收租。大批农民背井离乡,外出 逃荒、躲债。严冬腊月,大别山区饿殍遍野,乡间野里万户萧疏。

春播眼看就要开始了,流离失所的人们陆续回来,准备春耕。连种子都 没有,怎么春播?借,向地主老财借!在吴焕先、桂步蟾、胡静山等人领导 下,农会普遍搞起向大户“借粮”的运动。“借粮”极大地调动了农民参加 革命的积极性。

1927 年 2 月 2 日,农历大年初一。天上飘着细细的雪花,爆竹声稀稀 疏疏。虽然是灾年,但这个年景并不冷清,因为,有了革命。

对于郑维山来说,这个春节似乎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按照当地习俗,过罢大年初一,他就算 12 岁的人了。年满 12 岁的少年,应剪去发辫,

拜祖成人。

农历大年初二,天还没亮,母亲胡氏便将一盆热水端到当院,让郑维山 洗漱。之后,胡氏又将一身浆洗得既干净又板正的外衣亲手给他穿上,并为 他梳理小辫。五叔郑国蛟笑嘻嘻地走过来,将自己头上那顶半新不旧的瓜皮 帽取下来,端端正正地扣在郑维山的头上说:“贵生,从今往后就是大人了。 大人要有大人的样儿,不准再跟俺皮脸了。”

胡氏端详着儿子说:“你五叔说得是,今后可不能再没个正形了。” 天寒地冻,要在平常,这会儿,大家都还在被窝里焐着呢。今天不同,

因为郑维山要在父亲引领下,回马鞍山郑家祠堂去拜祖宗,举行成人礼,所 以全家老少很早就起来了。

郑维山站在院子里,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发现亲人们个个似乎都在用 一种异样的眼光注视着自己,这才隐约感到有些神圣。

“路远,快点动身喽。”郑国麒背着小包裹站在院子里催促。 “早点回来。”胡氏把父子俩送到院外,还不忘叮嘱。 父子俩一前一后,急忙忙、兴冲冲,一口气翻过大西山,天已放亮。浑身直冒热气的父子俩没有停歇,沿小道向南直插,过箭厂河、曹门,经檀树 岗,继续向前走了 10 多公里到郑家塘。他们在郑家塘稍事歇息,又顺小河 向前走了一两公里,这才来到郑家祠堂。

一路上,郑国麒将郑氏家族过去如何辉煌,如何从福建到江西,又从 鄱阳湖迁居湖北,如何在黄安县马鞍山定居,又如何从马鞍山迁至屋脊洼, 一一讲给儿子郑维山听。郑维山边听边问,简直入了迷。

郑维山已经是第二次来郑家祠堂拜祖了。当年母亲带他躲白喉,曾经到 过这里。不过,那时年纪尚小,他对祠堂的印象不深。这次听了父亲的一番 讲述,郑维山越发觉得宗祠是个神圣的所在。

充满无限虔诚的郑维山紧随父亲进入祠堂。郑国麒把从家里带来的蜡烛 和香点燃,然后把带来的供品一一摆上,接着烧纸跪拜。

“列祖列宗在上,今有大富之后、道进之子国麒带幼子维山前来参拜祖 宗。愿列祖列宗保佑全家平安,保佑维山成人立事!”

郑维山在父亲引导下双膝跪地,面对祖宗牌位恭恭敬敬连磕三个响头。

拜祖仪式完毕,父子俩来到马鞍山,当晚就住在郑位三家里。

已经 24 岁的郑位三,仪表堂堂。早在 1925 年,他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 产党,现在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黄安县党部常务委员。郑维山对谈吐文雅、 气宇轩昂的郑位三充满敬意。郑位三对这位比自己还小 12 岁的叔叔喜爱有 加,人前人后都夸郑维山聪明伶俐、懂规矩。

第二天,郑国麒回家了。郑维山舍 不得离开,留了下来,在马鞍山一住就 是十几天。在和郑位三朝夕相处的日子 里,郑维山听到了很多在屋脊洼听不到 的新鲜事儿。在郑维山眼里,郑位三不 仅有学问, 而且有胆气, 敢为穷人办 事,敢替穷人说话。于是,他对郑位三 由衷地敬佩。

郑位三对这位“小长辈”也格外上 心,那段日子里,不仅找了一些书籍让 他读,得空,还给他讲苏俄、五卅、北 伐的故事。


郑位三(摄于新中国成立后)

郑维山问:“你为啥不按辈分起名, 却叫郑位三呢?”

郑位三笑笑说:“我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因为到武汉考试时排名第三, 所以干脆改名郑位三。”

郑维山说:“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起名字都有讲究。” 郑位三问:“你的名字也很好,谁给起的?” 郑维山答:“私塾先生。”

在马鞍山这段时间,郑维山还和郑维孝、郑植立叔侄俩结成了要好的朋 友。郑维孝,1899 年出生,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郑植立,1900 年生, 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叔侄二人都比郑维山年长,处处关心他,还教他 唱歌,给他讲故事。

不久,郑维山又被姐姐郑菊青接到了塔尔村。姐姐家和吴焕先家住得不 远,所以姐姐和姐夫很早就被吴焕先发展成为农会会员。

吴焕先,1907 年出生于一个破落地主家庭,1923 年考入麻城蚕业学校,在校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 年毕业后,入武汉工人运动研究所学习,半年后返回家乡,组织群众闹革命,建立秘密党组织,创办中山小学(后改名“列宁小学”)。1926 年 8 月,吴焕先在箭厂河四角曹门村建立共产 党小组。与此同时,知识分子桂步蟾、余席珍也从武汉中学回到家乡,会同 共产党员王树声、胡静山等人在泗店、田铺一带开展革命活动,秘密发展党 员。泗店、田铺一带各村普遍成立了农民协会。农会成立后,还建立了妇女 会、少先队、童子团等群众组织。这些组织在吴焕先等人领导下,首先发动 了以“五抗”(抗租、抗债、抗息、抗税、抗粮)为主要内容的斗争。泗店、 田铺一带的农会,废除了所有地租和杂税,焚烧了许多地主的契约和账单。 郑菊青家本来很穷,因为有了“借粮”运动,所以这个年过得也不错。

郑维山在姐姐家一住又是半个来月。吴焕先等人的一举一动,让郑维 山联想到郑位三、郑维孝、郑植立。此时,这个只有 12 岁的小小少年有了 一个朦胧的判断:这些人干的是同一件事情,都是在为穷人说话、办事。继 而,郑维山又有了一个向往和追求:长大后,也要像他们一样,替穷人说 话、办事。

革命的启蒙就这样开始了。 拜祖串亲不到一个月,郑维山交了很多好朋友,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回家的路上,他就在想,要是把自己看到的新鲜事儿,讲给自己的家人和伙 伴听,他们一准感到新鲜。其实,就在他走后不久,屋脊洼也成立了农会, 他的父亲郑国麒也成了第一批农会会员。

郑维山所在的屋脊洼被划为泗店第九乡,农会设在泗店东岳庙,也就是 郑维山当年读私塾的地方。农会负责人叫余席珍,郑维山在姐姐家就听说过 这个人。

“俺在黄安学会好多民谣。”郑维山见了小伙伴很有几分得意。 小伙伴说:“俺们也会。”

郑维山说:“那咱比比?” 小伙伴们说:“比就比。” 郑维山唱了一首《穷莫忧愁富莫夸》: 穷莫忧愁富莫夸,

哪有常穷久富家; 土豪把我穷人压,只要农民团结紧,千年铁树也开花。 小伙伴接着唱《农友歌》: 冷天无衣裳, 热天一身光; 吃的野菜饭, 喝的苦根汤。 麦黄望接谷, 谷黄望插秧; 一年累四季, 都为地主忙。

郑维山接着又唱《打铁歌》:

张打铁, 李打铁,打把剪子送姐姐; 姐姐留我我不歇, 我要回家学打铁。 打铁不赚钱, 赚到三个破铜钱, 又要买米吃, 又要买油盐, 你看可怜不可怜。

小伙伴接着再唱《妇女放足歌》: 各位姐妹听我言, 我把放足来宣传。 妇女受压几千年, 生下地来被摧残。 好好的脚用布缠, 小脚走路真艰难。

……

唱完这首,还没等郑维山开口,小伙伴继续唱《要饭歌》:怨声我的爹,怨声我的娘, 不该把我生世上。 娘啊! 饥饿最难当, 只有去逃荒。 落雪又下雨, 身上无棉衣, 怀中抱根冷竹棍, 娘啊! 慢慢往前行。 东家要一点, 西家要一点, 日落西山回家转, 娘啊!走到二更天…… 来到我们村, 狗子叫一声,邻家狗子咬我们, 娘啊! 怕我是别人。 孩儿进屋来, 无灯又无柴, 冷得打颤无被盖, 娘啊! 只好靠墙歪。

……

《要饭歌》有 8 段 32 句,小伙伴唱得悲悲切切,让郑维山心中阵阵酸楚。 他是“孩子王”,村上的小伙伴以往都听他指挥。过去,他经常眉飞色舞地讲《三国》、说《水浒》,没想到才个把月不见,这帮小家伙能耐大长,会的 歌谣竟然比他还多。郑维山顺手操起一块青石,朝大石头上猛力一摔,然后 捡起碎块,在石板上一字一句地写道:哼 农民 好伤心 苦把田耕养活世间人 看世上的人们 谁比得我们辛勤 暑天里晒得热汗淋 冷天里冻得战战兢兢 反转来要受人家的欺凌 请想想这该是怎样的不平 农友们赶快起来把团体结紧结紧了团体好打倒那土豪劣绅小伙伴们大都没上过学,更没见过像“山”一样的诗,你看看我,我看 看你,个个傻了眼。郑维山神气十足地说:“这叫‘宝塔诗’,你们见过吗?” 小伙伴们给镇住了,郑维山十分得意。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