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加鞭未下鞍》第2章第4节

战斗中成长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陈泽华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3 15:54

1930 年春,鄂豫皖边界地区迎来了革命的新高潮。2 月 25 日,中共中 央给湖北省委、河南省委和六安中心县委发出指示,决定将大别山及周边各 县划为鄂豫皖边特别区,在中共湖北省委领导下建立中共鄂豫皖边特别区委 员会。

3 月 18 日,中共中央又发出给鄂豫皖边特委和红 31、32、33 师的指示信,决定将 3 个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 1 军。4 月,郭述申等人在黄安北部 箭厂河召开原鄂豫边特委和红军领导干部会议,组成中共鄂豫皖边特委和红 1 军前敌委员会,通过了改编红军的决议。依照中共中央决定,特委由郭述申、何玉琳、王平章、徐朋人等 9 人组成。许继慎任红 1 军军长,曹大骏任 政治委员,徐向前任副军长。

中共鄂豫皖边特委和红 1 军的成立,统一了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领导, 统一了红军指挥,对于发展根据地、扩大红军、深入土地革命都具有重要意 义。箭厂河会议后,红 1 军军部随即组成。红 1 军辖 3 个师和 1 个独立旅,共 2100 多人。鄂豫皖边特区的建立和红 1 军的组成,标志着鄂豫皖边界地 区的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红31师改编为红 1 军 1 师,师长由徐向前兼任,政治委员是戴克敏(后为李荣桂),下辖 5 个大队,共 800 多人。

徐向前是 1929 年 6 月来到大别山的。在他到来之前,中共中央对黄麻起义中诞生的工农革命军第 7 军和商南起义中诞生的部队统一进行过改编。

工农革命军第 7 军编为红 31 师。商南的部队编成红 32 师,由周维炯任师 长,徐其虚任党代表,漆海峰任参谋长。他们都是本地人,虽然是农民运动 的优秀领导者,但对指挥打仗缺乏经验。为了加强军事指挥力量,中共中央 特派徐向前到大别山。徐向前来后不久,便指挥红 31 师和农民武装连打了赤卫队队员几次胜仗,粉碎了国民党军在这一地区的“会剿”。这年 7 月 1 日,他指挥红 31 师和当地农民武装及群众数千人举行了白沙关“万人暴动”;7 月 19 日, 又进行了卡房暴动。9 月,红 31、32 师在泗店八字门楼会合。郑维山第一 次见到红军正规部队。尽管红军官兵的衣服破破烂烂,携带的武器装备长短 不一,但他们雄壮的步伐、整齐的歌声,让郑维山惊奇不已。他暗下决心: “俺要当红军!”

1930 年年初,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郑维山,又被批准加入赤卫队, 并被任命为乘马岗区赤卫队副指导员。3 月,在党组织安排下,郑维山带领 70 多名赤卫队队员参加了红军,被编入红 1 军 1 师 1 团 1 营。营长许世友正愁兵少,一下子来了 70 多人,高兴得不得了。他问郑维山:“小兄弟,你 是哪儿的?”

郑维山答:“屋脊洼的。” “俺是田铺的,咱们是老乡。” “听说你武功高强,能不能教俺几招?”

许世友说:“没问题。不过,这不是一半天的事,有空再说吧。你多 大了?”

“俺比你大 10 岁,你管我叫大哥。”

两人从此结成生死兄弟。 来不及回家,郑维山托堂嫂张淑清给家人捎话:“回家告诉俺大(母亲)、俺伯(父亲),俺当红军了。”

不满 15 岁的郑维山,从此离开了屋脊洼这块生养他的土地,踏上了血 与火的革命征程。

参加红军第五天就赶上一场战斗。郑维山没有枪,抓起一根梭镖上战 场。班长对他说:“这一仗你一定得搞一支长枪回来,不然,下一仗你还得 用烧火棍。”旁边有人接话:“想搞枪还不容易,我告诉你个小窍门儿。”

说话的人 30 来岁,中等个,瘦长脸,两眼眯成一条缝儿,人送绰号“老 蔫”。老蔫是个老兵,参战无数。他对郑维山说:“看见那个家伙没?净闭着 眼睛瞎打,一准儿是个胆小的新兵。等他把子弹打光了,冲锋号一响,你就 奔他去,保你手到擒来。”

冲锋号响了,郑维山一跃而起,手执梭镖直奔早已锁定的目标,直接缴 了那个家伙手中的枪。战斗结束,大家都夸郑维山作战勇猛。只有老蔫在一 旁叼着烟袋窝儿,眼睛眯成一条缝儿,一句话不说。郑维山望着老蔫,感激 之情油然而生。

枪有了,没子弹,郑维山决心在第二仗中缴些子弹回来。第二仗,郑维 山果然缴了几发子弹。这下好了,枪和子弹都有了,他的腰杆挺得更直了。 除了行军、打仗就是训练,难得休息。这天,部队原地休整。郑维山坐到老蔫身边,二人边晒太阳边聊天。老蔫问:“小子,你多大了?” 郑维山回答:“俺 15 岁了。” “还没枪高呢,第一次上战场就能缴枪,不错!” “多亏你啊。”

“怕不怕打仗?” “不怕。”

“不怕是假的。”老蔫说,“新兵怕号,老兵怕哨;老兵怕机枪,新兵 怕炮。”

郑维山问:“干革命连死都不怕,怎么还怕这怕那?”

“有点儿血性。”老蔫笑笑说,“我们红军部队,平时是要按号令行事的,什么时候干什么都用号声来指挥。起床有起床号,出操有出操号,冲锋有冲锋号。老兵一听号音就明白,该干啥干啥;新兵刚来不习惯,一听号声就手 忙脚乱。”

“那老兵为什么怕哨呢?” “深更半夜,哨子一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要干什么,连老兵也怕。” “新兵为啥不怕机枪怕炮,老兵为啥不怕炮怕机枪呢?”

“炮是朝天放,机枪是对着人瞄准。上了战场,听到炮声别乱跑,机枪 一叫快卧倒,记住没?”

郑维山喜欢上了这个老蔫。后来,他才知道,这个老蔫可是个了不起的 人物。在一次战斗中,国民党军的一发哑炮弹正好落在老蔫两腿之间,泥土 溅了他一身。周围的人全吓傻了。老蔫却用手掸了掸身上的泥土,手握烟袋 锅儿,围着炮弹转了 3 圈,然后将炮弹从泥土里拔了出来。从此,人送外号 “蔫大胆”。

郑维山发现“蔫大胆”不仅胆大而且心细。一次夜行军,正走着走着, “蔫大胆”一把将他拽住:“你小子别老往前蹿啊!”

“为啥?”郑维山不解。 “我们现在是向着敌占区前进,子弹一般会从前面打来,你走在我身后安全些,知道吗?” 相处久了,郑维山慢慢了解到,“蔫大胆”曾是国民党军一名班长,被红军俘虏后,主动要求留下来参加红军。由于作战经验丰富,所以大小战斗 虽历经数次,他依然毫发未损。“蔫大胆”不仅能根据炮弹落地远近准确判 断敌人的位置,而且可以通过炮声疏密判断敌人参战的兵力有多少、主攻方 向在哪儿、什么时候发起冲锋,人送雅号“蔫高参”。平时不仅班长遇事找 他商量,就是连长遇到难题也得跟他嘀咕。

1930 年 7 月下旬,红 1 师在徐向前指挥下再度向京汉路出击,攻克祁家湾车站。此时得悉,国民党军钱大钧教导师第 5 团驻防花园。该团辖步兵、机枪、炮兵 3 个营,装备虽好,但由于平时只担任训练任务,战斗力较弱。红 1 师通过中共孝感县委送来的情报查明该部兵力部署之后,定对该敌实施夜袭。7 月 28 日夜,红 1 师从花园东 20 公里处的青山口出发,向花园急袭。为了配合这次作战,中共孝感县委领导地方武装和群众袭击花园以 北的王家店车站。不料,因后卫延误了时间,部队到达花园附近时,天已大 亮,夜袭计划流产。但是,鉴于行动尚未暴露,师指挥部仍决定按原定计划 进攻。

战斗发起后,郑维山随红 1 团首批攻入镇内。这时,国民党军有的刚起床,有的还在被窝里磨蹭,遭遇突然袭击,乱作一团。红 1 师各攻击部队将 团部和步兵营、机枪营分割围歼,活捉敌团长。敌炮兵营在副团长指挥下, 据守西北角李家祠企图顽抗。红 1 师将其包围并喊话,国民党军很快瓦解。

哗变士兵将副团长打死,缴械投降。只用 3 个小时,红 1 师便以较少伤亡, 将花园守军 1400 余人全歼,缴获重机枪 8 挺、迫击炮 5 门、长短枪 800 多支。

战斗中,郑维山冲锋在前,缴枪两支,受到表扬。 花园战斗后,大战一个接一个。历次战斗中,“蔫大胆”都会告诉郑维山如何利用地形地物,如何判定方位,如何引诱敌人放空枪,如何把握跃进 时机,如何选择冲击路线。“蔫大胆”还特别提醒他,听到子弹在耳边响, 这是新手或胆小鬼打的,你不用怕,只管冲;如果子弹在眼前或脚下响,这 是老手打的,不能冲,也不能停,得立即改变冲击路线,或跃进,或滚翻, 否则会送命。聪明灵活、胆大心细的郑维山在“蔫大胆”指导下,战术技能 突飞猛进,很快成为战斗骨干。可惜的是,之后不久,“蔫大胆”在一次激 战中身负重伤,被送往后方医院。由于缺少医药,“蔫大胆”伤口恶化,不 幸牺牲。郑维山得知此事,非常难过。

在以后的战斗中,郑维山将“蔫大胆”的方法结合自己的体会,传授给 战友和新兵。郑维山的出色表现受到表扬,被提升为班长。

12 月上旬,国民党军以 8 个师、3 个旅近 10 万兵力,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围剿”。从 1930 年 12 月到 1931 年 1 月,红 1 军、红 15 军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地方武装以及广大群众,先后歼灭国民党军4 个团又 4 个营,击溃国民党军 4 个团另 1 个营;此外,还消灭大量反动民团和国民党军的零星部队;总计毙伤俘敌 5000 余人,缴枪近 3000 多支。国 民党军第一次“围剿”以失败告终。1931 年 1 月 3 日,红 1 军留第 3 师 7 团在皖西活动,军部率第 1、2 师 向豫南进击。1 月 14 日,红军进至商城二道河西南的四顾墩地区,包围了叶 家墩子的反动民团一部。此时,由商城南犯的国民党军第 31 师 1 个团突然从红军背后的山上扑来。红军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将该敌全歼。

四顾墩战斗后,红 1 军向商南转移,与红 15 军在长竹园会合,随即开往麻城县福田河,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 4 军。以中共 中央派来的旷继勋、余笃三分任军长和政治委员,徐向前任参谋长,曹大骏 任政治部主任。

3 月 4 日,国民党军第 34 师师长岳维峻率炮兵营和特务连自孝感出发;3 月 5 日,由小河溪同旅长张万信、王俊杰督率的第 3、4、6 团“进剿”;3月 8 日,进抵双桥镇地区。由于北面的国民党军徘徊在信阳以南不敢冒进,南面的国民党军第 31 师一路又在广水以北,所以进抵双桥镇的国民党军就成了一支孤军。这种情况下,红 4 军决定以 5 个团的兵力对双桥镇的国民党

军实施突袭。3 月 8 日夜,红军向双桥镇急进,在 3 月 9 日拂晓发起攻击,经过 7 个小时激战,全歼国民党军第 34 师,俘师长岳维峻以下 5000 多人,缴获长短枪 2000 多支、迫击炮 10 门、山炮 4 门。战斗中,郑维山冲锋在前,

独自俘敌炮兵 1 名,缴获山炮 1 门、炮弹 30 多发。红 4 军 10 师 33 团团长 王树声在宣读嘉奖令时,夸赞郑维山:“这小子有种!”

郑维山越战越勇,在之后的战斗中屡立大功。9 月,他被选进红 4 军通 信队,成为一名传令兵。临行之前,红 4 军 10 师 28 团政治委员戴克敏找郑

维山谈话,鼓励他再接再厉,并特许他 3 天假,让他回家看望爹娘。郑维山 一路小跑回到家中,只住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就急着要归队。母亲胡氏抹 着眼泪说:“贵生啊,在家多住一天不行吗?”

“等把国民党打垮了,俺就回来。到那时候,俺天天在家孝敬您。” 郑维山打起背包上了路,没想到,这一走就是 18 年。18 年后,全国解放了,等他再回老家,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