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远峰•长篇小说•《受富》(4)

钱是血红的印记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魏远峰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5 08:49

春才又找到三舅母的表姐夫,就是那年介绍他当“警察”的那人,虽然退休了,据说仍余威尚存。春才花了三百多块钱买了十斤堤南村的“光明”,又花了四百多元,买了十五斤堤北村的“传承”。“光明”是螃蟹, 堤南村的书记叫刘光明,干瘦干瘦。“传承”是老鳖,堤北村的村长叫王传承,胖得像个皮球。两村历来不睦,近年来南村推广稻田养蟹,北村推广挖塘养鳖,效益都挺好,先是两村争着卖自己的东西,不想让人买对方的东西,北村人常对客人说,别去买光明了,那家伙干巴巴没肉。南村人常对客人说,别去买传承了,那家伙看着胖乎乎,其实没吃头。

春才遇到的卖主与众不同,他对春才说,行了,买了我的东西再去买几斤“传承”,人见人爱,送人好办事,啥事都能办成。这句话正是春才想听的,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好彩,好兆头,比听到乌鸦叫舒服些。

他把东西提到老头子家,老头子正在看报纸,几年不见,他头发都白了,老态龙钟的样子。春才自报家门后,老头子热情起来,因为他听见装“光明”的桶里它们哗啦哗啦挠桶玩的声音,春才也给他看了那些不怎么老实的“传承”。老头子喜不自禁,显得比它们还欢适。可是他却说,来就来吧,还带东西干什么?亲戚们,有啥事就说,能办的肯定办。一拿东西就显得远了、俗了不是?春才说,只是一点心意!来看长辈家空手太不礼貌。他拐弯抹角把来意说了,老头子高兴得够呛,连连说,好事!好事!这是好事啊!

后来,他取出一个油乎乎烂兮兮的本子,前前后后后后前前翻起来,翻一会就扶扶眼镜,好像不扶它它就会掉了一样,扶一次眼镜还在嘴里湿一下食指,其他手指头依次向上向外排开,像唱莲花落的那种兰花指,优雅得有点儿做作。 终于,他像飞机雷达一样锁定了一个目标,因为春才看见他拿起电话——

“喂,小张嘛?”他开始打电话,“我是老王,哪个老王?看看,还是退了,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就没人认了。我法院老王。不是王老,是老王。你小子有出息啊!不是我夸奖,这是县委刘书记说的,大前天和刘书记一起吃饭,他没少夸你呢!说什么?说你理论水平高,胆识魄力大,工作做得好啊!最关键还说你尊戴观念强,对离退休老同志充满感情!不是夸奖,是你做得好!没什么事,主要是把刘书记对你的赞誉转告你,鼓励你再接再厉啊!谢什么,看着你们进步,我们打心眼儿里高兴啊!没有,没有,我们这退了的老朽哪敢指示你如日中天前途无量干部啊——不过——我还真有点儿小事麻烦你——是这样,我有一家亲戚,在你乡里。是郭家屯的。对,叫郭春才。据我了解,那个村的党组织建设长期不正常。对,个别党员党性不强,作风不正,素质低下,自私自利,搞“一姓党”、“自家党”、“宗族党”,把党组织改造成谋取家族利益的工具。这是不正常的,是有违党性原则,背离党的宗旨的,也是党的纪律不允许的。对,你这次不是整顿小组副组长吗?看能不能把那个郭春才考察……一下,这个人很老实,作风正派,群众基础好。其实,我们党也需要这样的同志嘛!你说是不是?当然,最终还要他们村广大群众认可,我们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我们的群众是有觉悟、有素质、拥护党的领导的啊——什么?问题不大?好,好、好的好,那就谢谢了。啊,哪里,哪里,我们不管怎么说,还是党员嘛!关心群众、为群众说话是我们职责所在,也是我们的义务嘛!”

春才早已听得满头大汗, 为当“警察”那事儿来找他时,自己年纪太小,记忆里很模糊。今天,春才可是大开眼界了,他从没听人打过如此精彩的电话。他想,怪不得人家当了大官呢,人家不拿讲稿都和新闻联播里说的一模一样。他沉浸于回味,老头子放下电话对他说,刚才是你们乡管组织的副书记小张,这事问题不大。这时春才才从漫想中走出来。

老头子交代有啥事儿直接找小张书记,春才就于几天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买了些“光明”和“传承”去了小张书记家。“光明”和“传承”们在塑料桶里闷一天了,感到很辛苦,很不舒服,对春才挺有意见。可是,当它们看见小张书记,尤其是小张书记家那装修豪华、金碧辉煌的客厅时,它们像春才一样兴奋起来,在桶里拼命表演。小张书记很年轻,戴副“二饼”,文质彬彬。他看到春才、尤其是它们那活泼可爱的样子,自己也很可亲地笑起来。他对春才比对它们热情,这让春才受宠若惊。要不是他们谈话出了问题,那可是个无比愉快的夜晚呢!

“你哪一年入党?”小张书记一直翻着一个小本子, 他已经翻老半天了,后来竟满脸愁云,眉头越来越皱,后来就合上小本子问,“我怎么在党员花名册上找不到你呢?”

“哪年入党?”春才疑惑地反问,“这跟我当书记有关系?”

“关系大了!”小张书记说,“老党员的话,经验丰富些,好做工作些。”

“我没有入过党。”春才说,“这没关系,我抓紧时间入就是了。”

“啊——!”小张书记惊慌失色,大叫了一声说,“你没入党当什么书记啊!”

“怎么不能当书记?”春才说,“难道说高家个个都入党了?”

“不是高家人个个都入党了。”小张书记说。

“那就怪了!”春才说,“几十年都是走只王八来只鳖,换来换去都姓高。”

“就那高家人也没有都入党啊!”小张书记说。

“说来说去还是人家人都入了党。”春才说,“连老头子都说他们搞“一姓党”、“家族党”呢!”

你怎么连这都弄不清楚呢?”小张书记说,“你这样还怎么当干部?”

我很清楚,”春才说,“我就要弄个书记当当,给我们郭家人争口气!”

小张书记愣怔了,晕乎了, 迷瞪了,服了春才的气了!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