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远峰•长篇小说•《受富》(5)

钱是学坏的歪经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魏远峰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5 09:04

夜冷若冰霜,他又穿得单薄,饥饿和寒冷更加肆无忌惮。走路,让生命运动抵御寒冷。从东城路走来,有三四里地。来到那座楼房前,情绪像陷阱中困兽般左冲右突,他暂时忘记了寒冷。他默默抬起头,看着透出玻璃的灯光,感到屋中温暖似已触手可及。手颤栗着取出钥匙包,它依然散发着真皮特有的温暖。抠开上下两枚暗扣,钥匙们轻轻碰触出微微的“叮当”声。他知道,挂在最右边的是防盗门钥匙。

他把拇指和食指移过去,伸向它。一丝冰凉从指尖传向大脑——他很快就要到601室去。这套120平米的房子连买带装修共花了60万人民币。当时他买得起——可买还是反反复复犹豫过。因为银行存款总是和动用资金成反比。更何况,那时晓晓很冷漠,她从来不和他说话。夜晚他想象着让她不羁地侵略自己的梦境,那时她会挥洒些许美好……夜风飒飒响、秋虫啾啾鸣、月光水样流淌、晓晓仙女般娇媚……把虚幻变为真实,让晓晓用似水柔情浇灭他的心灵虚火——所以,他买了这房子。这不奇怪,没有心理准备的暴富,就像春雨后的河滩,稍不留神就会荒长起莽莽苍苍的虚荣和红红绿绿的欲望来。

现在,手捏两把冰凉钥匙,他想到严肃的爱情哲学。颇多感慨、颇有深度——男人有时就是犯贱。越得不到就越野狼般猛追!他曾经给霍辛说过,问霍辛他追晓晓算不算爱情?这话是从电视上学来的

霍辛听完笑弯了腰,捂住肚子转着圈子笑。笑得他有些尴尬。“啥鸡巴鸟爱情啊,就是他妈的欲望,就是你想弄她。”霍辛一边大笑着一边对他说,“你也真是的,费尽心机玩高雅,到处是‘爱情盒饭’,你还非得吃‘西餐’?”

“我对她不一样,就像、就像,就像我放羊时一天不见头羊那样心里没底。”他辞不达意的比喻更激活了霍辛。“老板越来越越幽默了,真是越来越幽默了,不是头羊是母羊吧?再这样爱下去,你非变成莎士比亚不可。”霍辛单手扶墙,边笑边说。

“啥是×呀?你妈那×霍辛,你个下三烂货,三句话不离本行。我还不知道啥是那啊!你他妈文明点行不行!”他把霍辛震住了,霍辛不再笑,眼神里有了不屑和被虎被犬欺的无奈。霍辛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霍所长今非昔比啦!

春才骂错了他,小学生当然不知道莎士比亚。春才没骂错他,霍辛真是个下三烂货色——当年回到分局,分局长本来讨厌霍辛,少不了大小会议上划拉两句。挨批,不是霍辛心里想要的滋味。离分局几公里的国道两边有很多小饭店,为招揽生意,容留了不少山南海北的“小姐”。上面有严打任务时就大抓特抓,给派出所创点收,平时就没有人愿意管了。

霍辛这样的人进入执法队伍,纵然是合同警,是边缘化非主流人员,可他就像一大锅龙凤汤里漂着一只绿头苍蝇般认人恶心!用霍辛自己的话说,他是集“四警”于一身的全能警察——

上午十二点前,是眠警——在睡觉;

上午十二点后,是巡警——找饭店;

晚上十二点前,是舞警——在歌厅;

晚上十二点后,是交警——在……

他爱到国道两边巡视,挨了分局长骂那天,他又喝醉了。就又去巡视了,抓了一对正在忙碌的男女。那男人交了800元“罚款”灰溜溜地跑了。

老板怕霍辛找麻烦就赶紧炒了几个菜,要陪他再喝两杯。俩人又喝了一瓶。最后,他进了小姐房间,问,“那人给你钱了没有?”

那小姐战战兢兢地说,“给了!”

“好、好!”霍辛说,“给了,他不亏了?他有事先回去了。”

“那我找时间退给他。”小姐说。

“别、别、退了,我、我、替他——等于跟他换、换班。”霍辛说……

市公安局早就接到举报,那天晚上不打招呼“大扫除”,霍辛成了扫黄成果的一部分……就这么回事!

一个春才心情很好的日子,霍辛说:“老板,我那天不是下三烂,而是一个世界知名作家。”

“啥鸟作家,你霍辛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我就逮只大公鸡尿给你看!”春才说。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