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远峰•长篇小说•《受富》(6)

钱是催情的药引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魏远峰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5 09:07

霍辛专瞅他晕晕乎乎时提议,三眼鸟铳打卧兔儿,一打一个准。为此,春才决定戒酒!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最后一次喝酒,那是他一生中喝得最恶心的酒,因为那次酒后失态得离谱,按任何道德标准衡量那都算屙血尿脓的事儿——春才二麻麻舌头生硬。霍辛看火候已到,“老板,活动活动?”

“活动什、什、什么?不、不、不去。”他呜呜咙咙说着,想起霍辛讲的“老同志活动中心”黄色笑话,想到这儿,他笑得呲牙咧嘴。霍辛也笑了,心里笑。“老板,猜个迷语?”霍辛知道,此时春才开始喜欢带色儿东西了。

“猜什么鸟谜语,又是‘非洲女人胸部——打一个国家、女人胸罩——打一社会现象?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是波黑和包、包、包二奶。”他笑起来,为自己的智慧得意。

“你没听过,我也才听人说,想不想猜?”霍辛一边逗他一边说道。

“你说说。”他对霍辛说。又转向其他人, “我就不信我比霍辛笨蛋。”其他人附和并关注着剧情发展。

“你先说说你猜不出来怎么办?”霍辛说。

“你说咋办就、就、就咋办!”他说。

“你们都是证人啊!”霍辛指了指桌上其他人,又对着春才说,“郭老板可要一是一、二是二啊!”

“当然,那当然,做人就要实在,对不对?!”春才说,其他人都在笑。

霍辛摇头晃脑说:

你爹给你一杆枪,

打来打去老地方;

老来想去搞侵略,

可惜子弹已用光——打你身上一个部位。

霍辛说完眯着小眼睛在笑。

“尽、尽胡扯!我爹啥时候给我一杆枪、枪啦?私、私藏枪支有罪!我懂?”春才说。其他人哄堂大笑起来。

“哎,老板,五尺五高大男人,可要说话算数啊!”霍辛说道。

“算个鸟数,反、反正我爸没、没给我枪!怎么猜、猜啊!”春才正说着,霍辛悄悄把手伸到他裆里摸了一把说,“这不是你爸给你的枪,是我给你的枪?!”

他喝得迷迷糊糊可很快反应过来,稀里糊涂笑着,装疯卖傻地说,“这是,我爹给你妈的枪。”霍辛马上一本正经地说,“老板,喝醉了?不能乱讲的……”

他们一大伙子人去了“柯西亚大酒店”,那里有霍辛一帮狐朋狗友。那儿原是市第一招待所,市里没钱了,一个亿卖给了民营企业!里边比较乱。第二天酒醒后,他觉得自己连畜生都不如了!

那时,太阳爬上天空好几个小时了。他微微睁眼,发现阳光亮堂得有点儿张扬,刺得眼睛有点儿不舒服,便闭上眼,眼界里立马一片黑暗。他翻了一下身,感到身上压着什么东西,左右两边都有肉体间特有的柔性摩擦。他伸手摸去,那温温的、滑不溜溜、柔嫩轻软的感觉剧烈放大向猛烈袭来——我身边怎么有两个女人?!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