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远峰•长篇小说•《受富》(7)

钱是垫脚的石头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魏远峰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1-05 09:10

春才贸易公司开业典礼那天,是他平生最风光的一天——春风得意,踌躇满志,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充满信心!

完全扫去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的拘谨,脸上漂浮着自信,像沐浴着春风的桃花、杏花、梨花……那辆从南方开回的奔驰600SEL轿车,令宾客们啧啧称赞、空穴来风般的嫉妒。他们看着阳光下闪闪亮亮的轿车、88888的车号——表情复杂!

应邀参加庆典的老书记、老村长,看着那台车,眼泪都快下来了,口水在呲溜溜打转。邀请老家来宾时他费尽心机,只请了老书记、老村长,纵然,他们心里……可他们还是来了。冤家宜解不宜结,相逢一笑抿恩仇,那是文化人的高雅说法。农民信奉,高低是个人,长短是根棍,多个仇人多堵墙,少个朋友少条路——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人家请了就得去——这就是农民,有着比地壳还厚的传统文化底蕴的农民!这自有郭总的深意!三弟春耕已经是书记了,春才心想,鸟毛!你当你的书记,我当我的老板,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是不让我当村长吗?你不是说我素质低、当村长的目的不纯吗?我就纯一次给你看看——请来欺负我们家数十年的老书记、老村长!给你看看郭春才是怎么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我知道你心里对这俩老家伙老在背地里给你使绊很恼火,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恼火!我知道你心里对请不请你来无所谓,可你不想让这两个老家伙来!我偏偏要请他们来!让他们来的感觉太好了,太美妙了!一来可以气气你郭春耕郭书记,二来可以气气这两个在村里耀武扬威多年的老家伙!何乐而不为?——这就是农民,有着比宇宙还宽广的想象,却眼里不下麦茫,心眼比蚊子的嘴巴还细的农民!

两个老家伙转悠老半天了,面上很平静,可心里说不清楚!他向他们走去,他们大老远就打来招呼,“春才,啊呀!这车真排场,得多少钱啊?!”

“不贵,50来万吧,朋友脸气看的,要不至少得90万,”他们听呆了,微张嘴巴,瞪大两眼愣头愣脑,表情驳杂地看看在笑呵呵的春才,轻轻点点头……春才想:再不是当年啦!“书记、村长大人,你们俩位老人家到了?欢迎,欢迎!”他上前和他们搭话时,脚步是从容不迫的,神情是自然而自信的。

“哟!春才,这派头是咱们村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咱乡、甚至咱东半县都从来没有过啊!你可真给村里的老少爷们长脸啊!”老书记走过来抓住他的手说,他感到手明显被书记的手扎疼了。老书记的手怎么会这么粗糙呢?以前和他扳手腕,书记老是嫌春才的手粗糙呢!于是他尽快地说“哪里,哪里,啥时候你们也是我的父母官啊。”便迅即抽出自己那双越来越软的手。

村长早就对他和书记长时间握着手不放,产生了一种异样神情,好像皇帝专宠了某妃子,其他妃子就吃醋一样。老村长走过来,看样子他也想和他握握手。刚才书记的手,像玉米芯儿一样糙得人生疼,在他看来,那实在是一种不太美好的感觉。更何况他在心里对老村长高兴成……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和他握了握!

春才心里心满意足,“奔驰”毫无疑问加强了他留在别人心中光环的亮度,也在某种意义上提高了他的品味。宾客们眼神中那一缕缕赞赏和羡慕就是证明。

这是为什么呢?他轻快的想。

这是为什么呢?他后来沉沉地想。

这是为什么呢?他后来仔仔细细地想。

再不是那个手拿戴红缨羊鞭的郭春才了,是春才贸易公司董事会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郭春才了。是已经暴富了的郭春才了——他想:这样说来,钱真是好东西!真应了那句“钱花哪儿哪好啊!买块膏药贴屁股上还多一块白呢!”奔驰车——长脸——用几年卖了还赚钱——这便宜沾得幸福啊!

公司座落在经八路和纬十路交叉路口,算是在纬十路上。是那种旧式老街,这座城市最初就是南北十条街,东西十条街,纵横交错,把整个它分成九九八十一块方格,格与格并不绝对相等,但大小也都差不多。

沿街都是店铺,里边是住宅,住宅楼房高于好于沿街铺面是这座城市的特色之一,这让这座作为历史上最有名的商业都市,降低了现代商业竞争中的品味,也让它和它的市民蒙受了巨大损失。

只是近几年,似乎是在很短时间内,宽广街道、高楼大厦和装潢精美的各种商铺,才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压起街边破旧不堪、门头低矮、满目烟尘、蓬头垢面的拉面馆、烩面馆、羊杂馆、杂货店、报刊杂志摊儿们的生存空间。街上还是卖什么的都有,卖褪字灵的、卖鞋袜的、卖水果的、卖老鼠药的、看相的、算命的、擦鞋修鞋的、磨剪子锵菜刀的……

时不时就会有人当街打起快板、敲起铜锣大声吆喝,“哎、哎、哎,”狠狠吓你一跳之后,“老鼠药,老鼠药,卖老鼠药哎!”你终于知道了他是干什么的,可精彩的还在后边——

“养只猪,养只羊,

“都比养只老鼠强,

“咬你家的箱,

“啃你家的柜,

“吵你全家不能睡,

“这火车不是放推哩,牛皮不是放吹哩——我这老鼠药叫‘七步死’,老鼠吃了四步发作,五步打滚,六步蹬腿儿,七步毙命。不伤鸡、鸭、鹅家禽,不毒马、驴骡牲畜,绝对绝对环保!”

这条街东边,有一方老式院落,那是座旧社会一个什么官员留下的。解放前夕,他随国民党到了台湾,那房子就一直属于政府,前些年落实政策,恰逢那人的儿子回来认祖,政府就按规定把那所宅子还给了他们,他又把它交给一个叔伯兄弟管理,他就兼顾着收些租金,用以改善生活。

从院落到小楼都很古典,如果想象着把时光倒流至小楼刚起的年代,它们可绝对算是高尚建筑。

一、二楼用作办公,三楼做了员工宿舍,其实一楼也没有什么人,小牌牌上写着“保安部”,实际就是那几个保安,当然包括后来成为春才前妻的后夫那个小保安。大部分人都在二楼工作,春才和霍辛的办公室也在二楼。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