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光的河流》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王雁翔编辑:罗 炜
2014-12-12 16:56


《穿越时光的河流》

雁翔和他心中的绿洲

■ 傅建文

近十余年来,谈文学已是一件极奢侈的事。首先,缺少谈文学的语境,同学和朋友聚会、聚餐,话题倒是蛮多,股票、房子、车子、票子、腐败案、畸形恋……内容五花八门,模式光怪陆离,装满一肚子的八卦,谁还有兴趣谈文学?其次,也没有什么文学可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个文学膨胀的年代,久患文学“饥饿症”的国人几乎把十九、二十世纪所有的中外文学式样梳捊了一遍,层出不穷的新作戴着各种“名头”闪亮登场:伤痕文学,寻根文学,朦胧诗派,意识流,新写实,先锋派……境况盛极一时,令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们欢欣鼓舞,自觉不自觉地痴迷其中。是哦,随便一家报刊发表的文章,都会拥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读者;随便一家省地级文学刊物,动辄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发行量,文学和创作者的荣耀令人羡慕。事实上,这个时期的确出现了不少好作品,涌现了不少好作家,成为二十世纪文学史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然而,和任何事物一样,盛极必衰,是一种逃不脱的宿命和规律,进入二十一世纪,文学急速退位,从回归本位到急速坠落,几乎到了不值一钱的地步。

很多优秀作家隐匿或改行,好作品几近绝迹。走进书店,挂着文学“羊头”的书籍倒是琳琅满目,但细一瞧,都是些什么货色呢?标榜为反腐的官场小说,大抵是教唆官场腐败的黑教材;标榜为悬疑的志怪小说,亦大抵是盗墓掘坟夺宝的劣行和妖魔鬼怪狂舞之类的大汇总。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虽说能满足一部分人的感官刺激,但哪里有一丁半点滋养精神的营养?或许,这是相当一部分人疏远文学的原由之一?回过头来,一些办得认真、过去在广大读者和作者中间影响甚大的文学刊物,品质和订数也在直线下降。我做过一个不是调查的调查,在一个约有四百余人、本科生比例达九成以上的行政机关,翻看了一下他们的报刊订阅表,其中《小说月报》两份、《小说选刊》两份、《收获》两份、《人民文学》一份、《散文选刊》一份,这就是他们订阅的所有文学刊物!我还做过一个不是问卷的问卷,在约一百个包含着不同职业、不同层次但具有完全阅读能力的人群中,每年能完整读完十部以上文学作品的人,只有一至两人;读完五部以上的,三至四人;至于全年不能读完一部长篇文学作品的人,却高达七成以上!我们不禁要问:这个社会到底怎么啦?一方面经济、科技、基础建设和物质生活等飞速发展,另一方面,糟粕文化横行,人文素质和道德底线急剧下降!不读书,没有好书读,两种现象像一对相互依存的孪生兄弟,飞速旋转形成了一个无涯的社会黑洞。

我就这个问题问过雁翔,他说这世界太“精彩”,他同样看不明白,但他表示,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变化,他都不会放弃保存在自己心中的那块“自留地”。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