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之死》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柏拉图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4-12-12 17:24

内容简介

柏拉图(Plato,约公元前427年-347年),西方思想传统奠基人之一,同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齐名。

柏拉图来自一个长期在雅典政界扮演重要角色的家庭,但由于厌恶政治圈内的暴力和腐败,他拒绝沿循这一家族传统。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他的朋友兼老师)被判死刑,更让他感到失望和恶心。受苏格拉底对道德标准的性质的种种讨论的启发,柏拉图想到要用哲学,而不是政治,来治疗社会的各种弊病。这最后成为了他的一个基本而持久的信念,即除非哲学家成为统治者或统治者成为哲学家,否则,社会的弊病永不息止:

对苏格拉底的审判和处刑,是古希腊雅典城邦史,乃至西方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

《译文经典:苏格拉底之死》收录的四篇对话录,为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所著。通过记述苏格拉底之死这一历史事件,柏拉图发展了他的哲学,同时,也向世人展示了苏格拉底独特的生活、思想和人格魅力。

目录

英译者序

苏格拉底在行动中——欧绪弗洛篇

苏格拉底在法庭上——申辩篇

苏格拉底在监狱中——克里托篇

苏格拉底的最后一次谈话——斐多篇

译后记

英汉译名对照

简易古希腊地图

精选参考书目

精彩书摘

虽然《申辩篇》里面有一些想像性的对话,它却不是用对话方式写出来的;它自称是苏格拉底受审的时候所作的演讲(或者,更确切一点,是一连串的演讲)。尽管它的形式必须归功于柏拉图的艺术手腕,但就它的实质而论,毫无疑问,它是一篇忠实的记录;因为大多数雅典老百姓对发生了的事实很熟悉,曲解事实会是愚蠢的。同理,虽然《克里托篇》里面的谈话很可能是好几个朋友在不同场合所作的争论的戏剧性的摘要,它也可以被认为是紧扣事实的。不过这一点并不重要;这篇对话录的目的,很明显的是要向苏格拉底的一些朋友解释他对要他逃离监狱一事的态度,以及他持那种态度的理由,因为他们觉得他太轻易地牺牲了他自己(以及他们)--当然,它同时也表明苏格拉底对诡计的藐视和对宪政当局的忠实服从。柏拉图把为苏格拉底定罪的罪恶加到那些歪曲了正义的苏格拉底的敌人头上,而不是加给雅典城邦或它的法律。《欧绪弗洛篇》可说为这部戏剧提供了一种开场白。它告诉我们苏格拉底正在等候审判,同时告诉我们他被提起诉讼的罪名。严格的历史性很可能就到此为止了。毫无疑问,像其他在柏拉图的对话录中出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一样,欧绪弗洛确有其人(虽然他不太像在《卡尔米德篇》对话录里提到的那个欧绪弗洛);不过我们不必要相信欧绪弗洛真的像柏拉图所描述的情况那样,控诉他父亲犯了杀人罪。不管这故事是真是假,柏拉图的艺术手法的目的是明显的:它用一种尖锐的形式呈现执政的民主政体下被害。无论如何,苏格拉底对他的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他把自己献身给哲学,虽然他始终没有忘记哲学对教育和行政的实际影响,这些可以从他的活动和他的著作中了解。不过,我们所关心的,不是他后来的事业,而是他和苏格拉底之间的关系。苏格拉底的死似乎促使柏拉图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把与苏格拉底有关的记忆保存并且保护起来。由于他是一名诗人--他是希腊诗选里一些非常美丽的爱情诗的作者--他很自然地会想到用某一种文学表达方法;可是,他没有用诗来描’述苏格拉底,而是想到用充满戏剧性的对话来描述,这样就可以用苏格拉底生前实际用过的辩论法把他表现出来①。最初柏拉图写对话录的时候也许只是想发泄一下他自己的情绪,而且它们很可能是实际谈话的大体上准确的记录。可是,当这些对话录被传开并且获得一些赞誉之后,柏拉图决定不仅把它们用来永久保存与苏格拉底有关的记忆,而且也要为这些记忆报仇。他写《申辩篇》和《克里托篇》这两篇对话录,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虽然《欧绪弗洛篇>在戏剧的次序上排在这两篇对话录之前,但几乎可以肯定是后来才写成的;为了这个原因以及其他一些原因,先处理这两篇对话录似乎比较妥当。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