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灵雕刻——徐虹速写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张仕文 陈 龙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5-03-17 08:19

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徐虹,一直对军营有着很深的情感。有评论家认为她思想深邃,看问题视角独特。徐虹总是自豪地说,这一切都拜军营所赐。

作为青年作家的徐虹,一直在辛勤笔耕,虽然还不能说著作等身,但也出版了不少优秀作品,如散文集《上世纪的十七岁》、小说集《青春晚期》、随笔集《废墟之欢》等等,总计200多万字。天道酬勤,徐虹也不断将“老舍散文奖”“冰心散文奖”“小说选刊奖”“报人散文奖”等收入囊中。

诸葛亮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徐虹与喧嚣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太近了容易身陷其中,跳不出来;太远了又犹如雾里看花,模模糊糊。她总是恰到好处地站在“窗外”,双手插在风衣里,冷静地观察着芸芸众生,然后一甩秀发,掸去事物表面的浮尘,发掘出内在的本质,拨动着最能打动人心的那根弦,用内心那份美好构建一座精神家园,传递着一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徐虹是作家也是媒体人,这就让她具备了两双眼睛。一双是记者的眼睛,她用这双眼睛严苛地审视着大众,用犀利的笔触直面现实;另一双则用艺术的眼光亲近社会,发掘出生活中的真善美,总是让人看到光明,充满希望。

她不是医生,没有妙手回春的医术,但她有一颗医者仁心,能够敏锐地发现和提出一些值得重视的社会问题。她创作的《青春晚期》,提出了当下社会转型期处于“青春晚期”女性内心的症结,诸如信任危机、价值观念模糊、对传统情感观念的摇摆不定等等。“青春晚期”这个概念既是指生理年龄,也是指心理年龄。炫彩的青春即将逝去,职场打拼的压力、家庭生活的重担、即将步入中年的恐慌,诸多矛盾的情绪穿插交织在一起,导致出现迷惘与无奈、恐惧与挣扎。徐虹的《青春晚期》一书是近年来少有的直面时代精神生态的心理小说,提出了迄今尚为大多数人所忽视的精神健康问题,具有相当的社会学意义。

徐虹始终有一种文化人的情结,在《废墟之欢》中,她解析了现当代54位知识分子的人生际遇,通过他们的命运与遭遇,讲述了一群知识分子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忘文化传承的自觉与担当。文化人是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只要一个国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文化就不会断裂。写人物最难把握的就是度,写多了有溢美之嫌,写少了又似隔靴搔痒。徐虹自有妙计,她从来不理会那些枝枝蔓蔓,而是删繁就简直奔核心,用精当的笔法和客观的评价揭示主题,寥寥几笔就为别人画了像,怎么看都恰如其分,不满不过。

徐虹文章写得好大家是知道的,没想到她的绘画也很棒,《废墟之欢》中的插图采用白描手法,简洁明快、生动传神,人物形象呼之欲出,跃然纸上,令人眼前一亮。谁又会想到,这些插图全部出自徐虹之手,文图并茂,相得益彰。艺术是相通的,她将绘画技巧移植到写作中,惜墨如金,不过多渲染,正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目前,徐虹的另一部关注当代都市人群精神状态的长篇小说正在创作中,我们期待着她的大作早日面世。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