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广州军区> 人物聚焦> 巾帼风采
【组图】战场,她们用导弹说话——战场拒绝娇弱,战士须是勇士 ( 1/)
2015-03-19 16:51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李松林 王 豪编辑:罗 炜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把党的创新理论融入到教育训练中(吴忠勇摄)
多才多艺的陈宇妍教战友们学吉他(吴凯波摄)
课余时间,女兵们一起创作工艺品(吴忠勇摄)
班长对战士嘘寒问暖(吴忠勇摄)
女兵连意气风发(吴凯波摄)
青春活力(吴凯波摄)
野外驻训,学习氛围浓厚(吴忠勇摄)
展示靓丽风采,立下成才目标,分享快乐生活,微信墙是女兵心灵家园(吴凯波摄)

军报记者广州分社(李松林 王 豪) “女侠”,是女兵连战士王傲的雅号。2013年10月的一天,女兵们在清除射界砍树枝时,一条1米多长的蛇缠在树干上,口吐鲜红的信子。王傲悄悄上前,用树枝猛地叉住蛇头,一手捏住蛇的七寸,一手抓住尾巴,拿到山下去放生。附近作业的男兵被这一幕看得呆了,“女侠”之称脱口而出。

男兵们不知道的是,王傲入伍前,竟是看到蟑螂都会尖叫的胆小女生。到导弹连后,一堂堂张扬血性的战斗精神课,一次次行军拉练夜宿坟场、与蛇蝎、蜈蚣“亲密”接触,把王傲的胆子逐渐“撑”大了。一次驻训时看到群众抓蛇,她麻着胆子摸了一下,“原来就那么回事”,当场请教起捕蛇技巧来。“当兵还胆小,打仗怎么办?”王傲这样解释自己的变化。

练胆,是女兵连锤炼血性的必修课。连队所在部队曾在著名的“塔山阻击战”中打出了凛凛威风。连队队开展“学塔山史、传塔山魂、当塔山人”活动,组织参观网上军史馆,观看《塔山阻击战》记录片,通过讲述一个故事、介绍一面锦旗、回顾一段历史,引导女兵传承塔山精神、激发豪情锐气。“战场拒绝娇弱,战士须是勇士!”女兵蒋丹青在学习心得中写道。

训练场拼得出去,战场上才豁得出去。2013年11月27日,军区组织对该旅进行军事训练一级考评。考完所有抽点课目考完后,考核组给女兵连加了道“菜”:能不能测试一下五公里负重越野和连贯射击?

“能不能”,意味着实在不行可打退堂鼓,因为按大纲要求,女兵此前只训过徒手三公里。身背十几斤跑五公里、接着进行步枪射击,别说从未训过的女兵,对经常训练的男兵也是个挑战。

“能!”考核组征求女兵们意见时,大家异口同声。

女兵们头天还在野外考核到深夜,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擞站上了起跑线。越野中,大家士气高昂,互相加油鼓劲。跑到一半时,有的女兵体力开始不支,步子越来越沉。参加过全军“军事三项”比武的班长张意云等几名女兵,把她们的枪支取过来背在身上,推拽着她们往前跑。在一坑洼处,张意云推战友时不慎自己摔倒,爬起来继续前进。在她的感召下,大家一鼓作气冲向终点,立即进行步枪射击。打完靶位起身时,张意云才感到脚上疼痛难忍,低头一看,发现迷彩裤膝盖处摔破了一个洞,凝固的鲜血已与裤腿粘到了一起。考核结果,女兵们越野成绩全部在29分钟以内,射击人人在40环以上,令考核组连呼“想不到”。

拼到极限不言退,累到极限不叫苦。一次实弹战术演练中,女兵们连续4昼夜转战3个阵地,白天机动至指定地域后,连续展开发射准备、陆空对抗等10几个课目训练,身上汗水从没干过;晚上,又要挖掩体、搭帐篷、搞夜训,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树丛中蚊子多,蚊香根本不起作用。大家常常被蚊子咬醒,早上起来,手上、脸上到处是红包。由于缺水,她们4天没洗一次澡,迷彩服和携行具上布满了盐渍。女兵们以苦为乐,始终保持了高昂战斗激情。

2014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山火,见证了女兵的巾帼本色。那天是清明节,连队在某地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忽然,远处山上燃起熊熊大火,百米开外就是一个油库。连队干部边报告边带领女兵们前往扑救。现场火借风势,卷起2米多高的火苗,滚滚热浪令人窒息。女兵们有的砍隔离带,有的用树枝扑打,有的从“农家乐”餐馆借来灭火器……鞋子绊掉了、衣服划破了、头发烤焦了,大家都丝毫不顾。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大火终于被扑灭,油库幸免于难。前来慰问的群众从军帽下齐耳短发中,才看清这群奋不顾身的“迷彩”原来是女兵!

在部队大熔炉里,女兵们不仅磨砺了筋骨血性,也坚强了性格内心。2014年10月一天,雷达搜索车操作手尚家伊接到家里打来电话:外公一个月前去世了。尚家伊从小是外公外婆带大的。上大学时,外婆去世。家里怕影响尚家伊学习,也是一个月后才告诉她。为此,她跟家里大吵了一架。可这次,尚家伊什么都没说,挂掉电默默钻进了战车,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全身心投入训练。两天后,部队实施射击,尚家伊操作雷达引导导弹精确命中目标。

与尚家伊一样,导弹连女兵都有丰富的感情世界,可无论是亲人生病去世,还是恋人吹灯分手,从未有人因此影响训练工作。女兵们深深懂得,作为军人,必须在个人情感和打赢使命之间作出决择;自己肩上扛起的,是共和国和平的蓝天。

上一篇【组图】战场,她们用导弹说话——脱离实战练兵,捷径就是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