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广州军区> 图片中心> 军营人物
兵娃娃·兵爸爸(2):“守护国家,就是守护你” ( 1/)
2015-05-29 11:02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林道柱、班景辉、黄智臻编辑:罗 炜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来到四级军士长陈辉家的门时,他正陪着儿子乐乐组装“变形金刚”。乐乐盯着爸爸的动作,看得十分入神。嫂子石玲赶忙向笔者做出“嘘”的手势:“乐乐3月18号生日那天,他爸专门请假为他买的礼物。4年了,第一次见父子俩一起玩得这么开心。”图为陈辉一家人周末在营区小公园放风筝
也许此刻,陈辉心中的愧疚才会少一点。孩子出生那天,他就因为带装备送修没能赶回家,直到儿子满月了才见上第一面;乐乐学会叫“爸爸”,是在一次与他通电话的时候,听着这一声叫唤,陈辉激动得一晚没睡着……欠孩子的太多,陈辉也只能用电话来补偿。图为陈辉儿子陈家乐。
一次,陈辉随部队驻训,本想忙里抽闲听乐乐叫两声爸爸,那头妻子却泣不成声:“乐乐不小心打翻刚烧的开水,全身大面积烫伤,县里医院不敢收治,只好送到市里大医院,现在还在抢救室里没出来。”图为陈辉在课余时间在为教导队维修打草机。
听到这些,陈辉的第一个念头就想请假回家照料孩子。可演习即将开始,营里就他一个电源技师,如果这么一走,万一有装备电源发生故障该咋办?经过权衡,陈辉嘱咐妻子照顾乐乐,自己决定留在驻训场。图为陈辉正在检修电源车底盘
一个月过去了,乐乐的伤情渐渐好转,但每天换药时都会哭得撕心裂肺。每次换完药后,乐乐都要问,电话里的那个爸爸呢?这边演习场上,由于陈辉的全程得力保障,没有一门火炮因为电源故障趴窝。演习刚结束,陈辉便立刻请了假直奔机场。图为陈辉妻子石玲为家乐抹药。
赶到医院,推开病房,见到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乐乐,陈辉再也控制不住了。躲在医院走廊里抽泣。乐乐醒来后,妈妈指着陈辉说“乐乐看,爸爸来了。”可是,乐乐却滴溜着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怯生生地说:“‘电话爸爸’去哪了?”石玲灵机一动,掏出手机,拨通陈辉的号码:“快,跟爸爸说句话。”
“乐乐!我是爸爸!”看到眼前的陈辉对着电话说话,声音跟电话里的一模一样,小乐乐终于开了口:“爸爸!”  如今,乐乐已不再需要用电话来认爸爸,还经常抢陈辉头上的军帽,往自己头上扣。石玲问他:“你不怕爸爸了?”他说:“等我长大了,我还要抢他的军装穿呢!”每当此刻,陈辉总是笑嘻嘻地看着娘俩,脸上写满了幸福。

有一种情,叫家国情;有一种爱,叫有担当。

肩负民族复兴重任,担当强国兴军使命,军人一头挑起大漠边关的雪月,一头装着千万家庭的安康。国是家的国,家是国的家。家国两字,在他们的心头重若千钧。他们倦鸟归巢又整装出发,在“大家”和“小家”之间留下了平凡但不平常的军旅足迹、心路历程,映照了他们的情感气质、本色担当,展现了他们作为新一代革命军人铿锵行进在强军征途中的新样子、好样子。

——广州军区《战士报》评语

“守护国家,就是守护你”

■林道柱、班景辉、黄智臻

4月初,笔者敲开广州军区某高炮团电源技师、四级军士长陈辉家的门时,他正陪着儿子乐乐组装“变形金刚”。乐乐盯着爸爸的动作,看得十分入神。嫂子石玲赶忙向笔者做出“嘘”的手势:“乐乐3月18号生日那天,他爸专门请假为他买的礼物。4年了,第一次见父子俩一起玩得这么开心。”

也许此刻,陈辉心中的愧疚才会少一点。孩子出生那天,他就因为带装备送修没能赶回家,直到儿子满月了才见上第一面;乐乐学会叫“爸爸”,是在一次与他通电话的时候,听着这一声叫唤,陈辉激动得一晚没睡着……欠孩子的太多,陈辉也只能用电话来补偿。

一次,意外发生了。那天,陈辉随部队驻训,本想忙里抽闲听乐乐叫两声爸爸,那头妻子却泣不成声:“乐乐不小心打翻刚烧的开水,全身大面积烫伤,县里医院不敢收治,只好送到市里大医院,现在还在抢救室里没出来。”

听到这些,陈辉的第一个念头就想请假回家照料孩子。可演习即将开始,营里就他一个电源技师,如果这么一走,万一有装备电源发生故障该咋办?经过权衡,陈辉嘱咐妻子照顾乐乐,自己决定留在驻训场。

一个月过去了,乐乐的伤情渐渐好转,但每天换药时都会哭得撕心裂肺。每次换完药后,乐乐都要问,电话里的那个爸爸呢?这边演习场上,由于陈辉的全程得力保障,没有一门火炮因为电源故障趴窝。演习刚结束,陈辉便立刻请了假直奔机场。

赶到医院,推开病房,见到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乐乐,陈辉再也控制不住了。直到发现孩子醒了,这个躲在医院走廊里抽泣的大男人才抹了抹眼泪,走了进去。

“乐乐看,爸爸来了。”可是,乐乐却滴溜着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怯生生地说:“‘电话爸爸’去哪了?”石玲灵机一动,掏出手机,拨通陈辉的号码:“快,跟爸爸说句话。”

“乐乐!我是爸爸!”看到眼前的陈辉对着电话说话,声音跟电话里的一模一样,小乐乐终于开了口:“爸爸!”

如今,乐乐已不再需要用电话来认爸爸,还经常抢陈辉头上的军帽,往自己头上扣。石玲问他:“你不怕爸爸了?”他说:“等我长大了,我还要抢他的军装穿呢!”每当此刻,陈辉总是笑嘻嘻地看着娘俩,脸上写满了幸福。

文章摘自广州军区《战士报》

上一篇兵娃娃·兵爸爸(1):爸爸的梦,也是我的梦
下一篇兵娃娃·兵爸爸(3):有个梦想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