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广州军区> 图片中心> 军营人物
兵娃娃·兵爸爸(4):小小“女汉子” 励我去远航 ( 1/)
2015-05-29 15:54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付 凯 何利琎编辑:罗 炜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我的愿望是做爸爸的兵,和他一起去海上。”4月14日,在广州军区第422医院幼儿园“晒愿望”活动中,小子瑜说出自己的愿望时,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脸惊讶。这个与众不同的小女孩,正是先后7次执行亚丁湾护航、南沙守礁医疗保障任务的422医院麻醉科医生叶长华的女儿叶子瑜。图为叶长华一家三口。
“别看这丫头只有5岁多,却很坚强、独立。”叶长华笑着告诉记者,女儿是个小“女汉子”,从小就不喜欢洋娃娃之类的玩具,家里摆的尽是爷爷削出来的木枪和木剑。下雨打雷时,她拿着玩具枪跑到妈妈姚丹平面前:妈妈不要怕,我来保护你!搞得妈妈姚丹平哭笑不得。图为叶长华工作场景。
小子瑜虽然有很多玩具,但她最钟爱的却是爸爸送的一个地球仪。原来,那年叶长华接到赴亚丁湾护航的命令,心里十分纠结:一周后女儿就要过生日了,半个月前就承诺在女儿生日时带她去北京爬长城。临行前,愧疚的叶长华本想买些生日礼物补偿女儿,可是不论叶长华说什么,小子瑜都直摇头。图为叶长华在手术室急救病人。
最后,在一家文具店,一个地球仪吸引住了小子瑜。正在叶长华迷惑不解时,小子瑜开口说:“爸爸不是说要去大海给叔叔们看病吗,那个小球球上有大海,等我以后想爸爸的时候,就可以从上面找到爸爸了。”女儿单纯的话语让叶长华热泪盈眶,也给了他不辱使命的无穷力量。图为叶长华给女儿过生日。
随着叶长华担负医疗保障任务的增加,一年时间中,半年耗在舰上,半年耗在手术室,小子瑜见不着爸爸是常事。每当别人问小子瑜爸爸去哪儿的时候,她总是神气地转起手上的地球仪,指着印度洋的位置:“爸爸去大海(上)给叔叔们看病了,妈妈说爸爸在那打海盗哩。”图为女儿学着叶长华摆出“剪刀手”姿势。
每次叶长华随舰保障,小子瑜都会因为等他电话而熬夜。叶长华说,一个舰上好几百人共用3部卫星电话,信号有时还不好。有一年“六一”儿童节,小子瑜晚饭没吃完就跑到电话前等爸爸电话。整个晚上电话都没动静。夜里十一点妈妈劝女儿睡觉,她说:“爸爸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图为叶长华一家在沙滩游玩。
半个小时后,叶长华终于打来了电话。原来,那天叶长华与其他几名医疗队成员奉命赶到一艘商船,为一名头部被铁链撞伤的船员做手术,直到深夜才返回。那天晚上,叶长华给女儿讲了很多关于海盗的故事。图为女儿和她的地球仪

有一种情,叫家国情;有一种爱,叫有担当。

肩负民族复兴重任,担当强国兴军使命,军人一头挑起大漠边关的雪月,一头装着千万家庭的安康。国是家的国,家是国的家。家国两字,在他们的心头重若千钧。他们倦鸟归巢又整装出发,在“大家”和“小家”之间留下了平凡但不平常的军旅足迹、心路历程,映照了他们的情感气质、本色担当,展现了他们作为新一代革命军人铿锵行进在强军征途中的新样子、好样子。

——广州军区《战士报》评语

小小“女汉子” 励我去远航

● 付 凯 何利琎

“我的愿望是做爸爸的兵,和他一起去海上。”4月14日,在广州军区第422医院幼儿园“晒愿望”活动中,小子瑜说出自己的愿望时,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脸惊讶。这个与众不同的小女孩,正是先后7次执行亚丁湾护航、南沙守礁医疗保障任务的422医院麻醉科医生叶长华的女儿叶子瑜。

“别看这丫头只有5岁多,却很坚强、独立。”叶长华笑着告诉记者,女儿是个小“女汉子”,从小就不喜欢洋娃娃之类的玩具,家里摆的尽是爷爷削出来的木枪和木剑。下雨打雷时,她拿着玩具枪跑到妈妈姚丹平面前:妈妈不要怕,我来保护你!搞得妈妈姚丹平哭笑不得。

小子瑜虽然有很多玩具,但她最钟爱的却是爸爸送的一个地球仪。原来,那年叶长华接到赴亚丁湾护航的命令,心里十分纠结:一周后女儿就要过生日了,半个月前就承诺在女儿生日时带她去北京爬长城。临行前,愧疚的叶长华本想买些生日礼物补偿女儿,可是不论叶长华说什么,小子瑜都直摇头。最后,在一家文具店,一个地球仪吸引住了小子瑜。正在叶长华迷惑不解时,小子瑜开口说:“爸爸不是说要去大海给叔叔们看病吗,那个小球球上有大海,等我以后想爸爸的时候,就可以从上面找到爸爸了。”女儿单纯的话语让叶长华热泪盈眶,也给了他不辱使命的无穷力量。

随着叶长华担负医疗保障任务的增加,一年时间中,半年耗在舰上,半年耗在手术室,小子瑜见不着爸爸是常事。每当别人问小子瑜爸爸去哪儿的时候,她总是神气地转起手上的地球仪,指着印度洋的位置:“爸爸去大海(上)给叔叔们看病了,妈妈说爸爸在那打海盗哩。”

每次叶长华随舰保障,小子瑜都会因为等他电话而熬夜。叶长华说,一个舰上好几百人共用3部卫星电话,信号有时还不好。有一年“六一”儿童节,小子瑜晚饭没吃完就跑到电话前等爸爸电话。整个晚上电话都没动静。夜里十一点妈妈劝女儿睡觉,她说:“爸爸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半个小时后,叶长华终于打来了电话。原来,那天叶长华与其他几名医疗队成员奉命赶到一艘商船,为一名头部被铁链撞伤的船员做手术,直到深夜才返回。那天晚上,叶长华给女儿讲了很多关于海盗的故事。

文章摘自广州军区《战士报》

上一篇兵娃娃·兵爸爸(3):有个梦想向大海
下一篇兵娃娃·兵爸爸(5):铁路尽头是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