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升起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饶 剑、段江山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5-10-08 10:42


《炊烟升起》:比武长阵中,迟迟不见一营营部炊事班升起炊烟,炊事车旁边几个战士正急得团团转,“油路故障,点不着火!”眼看别的炊事班遥遥领先,一营营部的“伙头军”慌了神……

解放军报(创作者饶 剑、段江山、讲述者阮敏敏)古小龙,18岁,挤过独木桥,考上 名牌大学,人生紧要处,他一个转身。

在新兵连顺风顺水,他能吃饭,也能吃苦,是各项评比栏上的标兵,指导员说了:“要向小龙同志看齐!”

下连时,古小龙军政全优,如他所愿,全团唯一一个拥有荣誉称号的一连点了他的将。

走进荣誉室,一面锦旗赫然眼前,每一个发黑的弹孔,仿佛都在诉说荣光:1947年7月12日,东北民主联军四纵警卫团一连奉命向据守在辽宁鸡冠山主峰的国民党军发起猛攻。敌人居高临下,凭借暗堡工事负隅顽抗,我进攻部队大量伤亡。连长王如义、指导员王承辅相继负伤倒下,紧急关头,机枪班长林维礼临危受命,带领官兵奋勇冲杀,将胜利的旗帜插上主峰。战后,纵队授予一连“鸡冠山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奖给一连“攻如猛虎”锦旗。古小龙暗下决心:一定要当林维礼那样的猛虎班长!

天有不测风云,下连第二天,营部通知:古小龙速去一营营部炊事班帮助工作。坊间传说,这是营长向亮的意思,外号“公牛”的上等兵胡汉即将退伍,得找个体型相当的顶替。

古小龙急了,心想:我不是人才,我可是天才啊!天生神力就该上阵杀敌,岂能天天跟锅碗瓢盆挨在一块儿?无奈之下,只好敲开指导员的房门。

“你想想条令条例,对待上级命令该怎么做?”指导员兜头就问。

“是,坚决……服从!”

“那就对了,去吧!”

当晚,古小龙半推半就来炊事班报到。班长耿星,大家都喊老耿,他看着老耿心里发梗。此后,他从不正眼瞧老耿,耿班长倒也不在意,喜欢缩在角落里玩“深沉”,呼吸吐纳,不事张扬。

就这样,古小龙开始了与柴米油盐打交道的日子,成天油兮兮的。闲下来爱发呆,也不想跟着老耿学厨艺。他总说,手里磨刀霍霍向猪羊,但心向战场。

7月中旬,全团组织后勤专业比武,9个炊事班全员参战。平常热火朝天的训练场,一时油烟漫卷,火星四溅。然而,一字排开的比武长阵中,迟迟不见一营营部炊事班升起炊烟,炊事车旁边几个战士正急得像热锅蚂蚁,“油路故障,点不着火!”眼看别的炊事班遥遥领先,一营营部的“伙头军”慌了神,古小龙心里也在打鼓:这可是全团比武,要是输了,被领导战友看死了,这辈子就别想逃离炊事班了!

“别慌!听我的!”耿班长的一声,镇住了在场所有人,随后复归冷静,旋即命令懂油路的下士小邓留下,指挥其他人分头行动,洗菜、切菜、准备调料、碗碟,一时刀光粼粼。

时间刚过半,“修好!”听小邓一报告,耿班长第一时间点火、放油,等油炸开,顺次放入食材,手握锅铲翻炒,每个动作老练、利索,恰到好处。

“时间到!”随着主考官掐停秒表,一营部的菜刚好上齐,还冒着蒸腾的热气,整个炊事班的人,脸上汗滴密布。古小龙的心倒是放宽了,暗自庆幸:幸好完成了考核,成绩不好也不用自己背黑锅,面子还在。

此时,只见保障处长龙建林吩咐下发几摞问卷调查,上面只有一个问题:你们愿意跟随哪个炊事班打仗?问卷采取不记名方式,随机抽取全团部分官兵,挨个品尝后现场填好问卷。出人意料的是,一营营部炊事班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了“能打胜仗炊事班”!

龙处长讲评道:“一营营部炊事班出了点小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了。好在耿班长没慌,问题处置得当,菜式多样可口,大家都愿意跟着他打仗。大家可别看轻了炊事专业,勺子挥得好,照样保障千军万马!”

一席话,煽得古小龙两耳燥热,本以为可以不受老耿牵连,现在反而沾了他的光。古小龙的双眼像是被烟熏了,愈来愈红,红得泛光。

不久,长期被耿班长垄断的炊事班早起纪录被打破。还没等东方鱼肚白,古小龙便开始洒扫庭除、烧水和面,一见到耿星,班长长班长短的,简直像换了个人。

他把菜刀往砧板上一扣,正了正借来的高顶厨帽,挽起袖口高声说:“想当年,贺龙元帅两把菜刀闹革命,今天我两把菜刀干后勤!厨艺不精,我就不是古小龙!”

话毕,他生起了第一缕炊烟。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