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情调·情境

——读赵海荣诗词集《心海泛舟》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谭南周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5-10-10 08:51

解放军报(赵海荣)近几年创作的诗词集《心海泛舟》,细读起来,可以用“三情”来概括。

首先是情怀。“诗乃情所至”。读《心海泛舟》,首先被作者炽热的家国情怀所感染。报效国家是军人的天职,这种对天职的认识和行为往往通过抒发慷慨的情怀表现出来。赵海荣风华正茂,有自己的事业,而军人的事业又与国家的兴盛衰亡、民族的发展前途、人民的幸福安危紧密联系在一起。他崇敬党和军队领袖,《八一巡礼》吟出“喜看变革风云起,飒爽元戎又领航”的瑰丽音符;他深感军人的责任重大,《木兰花慢·铁血丹心》发出“霜寒肆虐,但凛然赤胆骨铮铮,谁解英雄寂寞,但求不枉此生”的铿锵誓言;他讴歌人民军队,《摊破浣溪沙·凯旋》唱响“凯歌一曲统云霄。待到雄师归来日,战旗飘”的强军之声;他赞颂社会正气,《赠“全国见义勇为英雄”王兵、王越》挥笔“铁骨铮铮何所惧,一腔碧血溅狼嚎”的大义凛然,无不令人动容。可以说,读这些诗词,确实有荡气回肠的感觉。

其次是情调。情调的积极与消极、健康与否,与作者的经历、修养、追求以及人生态度密切相连。赵海荣的诗,不管是豪放还是婉约,都积极向上,表现出铁骨柔情和书卷味。他热爱家庭生活,写父母十分温馨:“青山易老草枯哀,两鬓泛霜迟暮来。唯喜双亲仍健在,言欢促膝乐楼台。”(《陪伴父母》)他钟情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题中国书画》中写道:“翰墨纸笺藏砚气,雅室飘逸蕙兰香。闲时拈蘸纤纤笔,光我中华国粹堂。”他热爱祖国的秀丽山水,其《徽州古村落印象四题》把徽文化描绘得那样旖旎多姿:“斜阳西巷影儿深,一意探幽寻画魂;何必天齐来做伴,呢喃紫燕正啼门。”(《西递村》)每每回味这些诗,眼前便显现出一个“阳光诗人”的形象。古语云“愤怒出诗人”,然而我认为“阳光也会出诗人”,诗人的心态应该阳光,赵海荣是也。

最后是情境。“诗是有声画”,好的诗词不只讲究语言的凝练、韵律的流动、辞章的华美,还要着力营造幽远的情境。赵海荣的诗确实注重营造诗情画意、情景交融的境地。《“雷霆霹雳”系列》是一组较有情境的诗词。在一般人眼里,军旅生活枯燥死板,在他的笔下却生动多彩。“追光急电掣,铁骑竞狂飙”(行军),“军帐多迷彩,枕戈入梦频”(宿营),“夜幕花灯上,繁星缀月光”(放哨),“悍虎雄师豪气在,誓言如铁射天狼”(誓师),等等。其风格有点像唐诗中的军歌《塞下曲》,语言铿锵有力,情感饱满深切。读这些诗句,眼前马上展现出既神秘又浪漫、既森严又活泼、既令人生畏而又令人尊敬与向往的军旅生活情境。读《满江红·圌山吟怀》不禁让人想起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作者在词的上半片主要描绘圌山的风景秀丽、气象万千,下半片着力表达当代中国军人的豪迈情怀。结句不是辛弃疾“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兴叹,而是“概轻孱、克难志弥坚,男儿烈”的豪迈坚毅。这种情怀正是在特定情境下的宣泄与抒发。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