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广州军区> 图片中心> 军营人物
“外科之花”上的大爱人生(三):即使只有1%的希望,也要拼死一搏 ( 1/)
2015-10-14 11:37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记者王雁翔、特约记者李华敏、张青修编辑:罗 炜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张卫达在云南义诊(摄影:欧阳红)
7月1日至9日,张卫达带队赴西藏那曲地区海拔最高的班戈、尼玛、申扎三县为藏族先心病患儿进行义诊,图为在海拔4747米的班戈县义诊时,由于严重缺氧,张卫达边吸氧边义诊
9与牧民孩子合影,汉藏一家亲。
手术成功的藏族孩子曲珠看到张卫达带医生查房时,高兴地从床上站起来向医生展示自己恢复得很好。(摄影:欧阳红)
张卫达带领全科医护人员进行科室业务学习。(摄影:欧阳红)

心脏手术几乎没有重来的机会,手术台就是战场——

即使只有1%的希望,也要拼死一搏

军报记者广州分社(解放军报记者王雁翔、特约记者李华敏、张青修)5个月大的韶关患儿晓峰,没想到自己刚呱呱落地,就跌到了生命的两端。

因术后病情多次反复,晓峰一直住在监护室里。面对13万多元的巨额医疗费,父亲担心“人财两空”,悄然丢下他走了。

怎么办?张卫达对医护人员说:“战争年代,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收留军队伤员,我们要像当年老乡支前那样善待困难群众。”

一个月后,得知儿子康复,医院多方努力免除了医疗费用,孩子的父亲拉着张卫达的手泣不成声。

新疆哈密1岁男孩阿塔木患严重先天性心脏病,因频繁求医,家贫如洗。2009年2月,张卫达收到了阿塔木家人的求救信。

有人好心劝他:孩子小、病重,路途遥远,万一出了问题不好交待。张卫达不为所动,把孩子从4000公里之外接到医院,主刀手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阿塔木的母亲特意给儿子起了一个汉族名字——文粤生。

从1978年踏上医学之路,张卫达凭着对医学事业的崇高信仰与执著追求,从战士、医生一路成长为心胸外科专家。他说,军人仅有能打仗的本领是不够的,还要有敢于胜利的血性担当。

今年5月,二炮某部战士吴奇因心脏粘液瘤伴双侧肺动脉栓塞,先后辗转北京、上海等地数十家医院,都认为没希望了。

张卫达检查发现,吴奇心脏瓣膜长满了拇指蛋大的肿瘤,心脏超荷,肿瘤组织脱落堵塞血管,随时会致人死亡。

手术能不能做?不做,病人只有等待死亡。做,要剖开心脏,对心脏瓣膜和双侧肺动脉内瘤栓进行全面彻底清除,胜败难料。

“即使只有1%的希望,也要拿出100%的努力拼死一搏。”张卫达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反复会诊、讨论,制定了10多种抢救预案。经过两次大手术,吴奇奇迹般康复。

2012年,张卫达带队对战区军人家庭先心病患儿进行全面筛查,为37名困难军人家庭的先心病患儿实施了手术救治。

心脏外科是临床医学中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学科,因手术难度大、并发症多、风险和死亡率高,被称为“外科之花”和“皇冠手术”,复杂手术,一般医生很难驾驭。

12岁的汕头女孩梁思林,患先心病已在地方医院做过两次手术,术后出现组织粘连,心脏功能急剧衰竭,送到科里时,只剩心脏移植一个选择。

对年龄这么小的孩子进行心脏移植国内尚属罕见。张卫达3次修改手术方案,以精湛的医术成功完成移植手术。

89岁的李淑珍老人送进科室时,已深度昏迷,张卫达一看老人脸色和呼吸,当即决定:“进手术室,开胸!”

医生林曦提醒:“不做辅助检查,手术难度和危险系数会成倍增加,万一抢救失败,弄不好会背上违规操作骂名,惹出医患纠纷。”

“大血管已经破裂,有问题,我负责!” 张卫达的回答掷地有声。

与张卫达预料的一样,病人胸腔一打开,鲜血奔涌而出。

没有B超提示、CT诊断,手术台上的张卫达淡定、从容,忙而不乱。10个小时后,老人被张卫达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从心脏大血管爆裂、没有自主呼吸到心脏停跳,短短十几分钟,没有精湛的医术和敢于担当的忘我精神,谁敢直面这样的挑战?张卫达说:“心脏手术几乎没有重来的机会,医生所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追求万无一失。

2006年,张卫达走进广州总医院创建心胸外科时,科里只有5名全科医生,一个月只有9台手术。短短9年,科室已形成婴幼儿先心病、复杂先心病、重症瓣膜病、冠心病、大血管疾病等多种专业优势,建立博士点,跨入全军心血管外科中心,成为全国先天性心脏病年手术量排名第九的主力团队,创造手术2万余例,成功率高达98.6%,无一起医疗差错、责任事故和医疗投诉的奇迹。

上一篇医生脚步迈得越远,悲伤与无奈就越少
下一篇“外科之花”上的大爱人生(四):事业重如山,名利淡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