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山上的“鹰”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根萍、颜鹏飞、刘昌宝 编辑:罗炜 发布时间:2015-10-26 10:38




仓小宝插图

解放军报(李根萍、颜鹏飞、刘昌宝)1 理想志向有时是在瞬间产生的,却能影响人的一生。自小在苏北革命老区长大的朱雷,打心里景仰为了守护祖国领空而英勇献身的飞行员王海,从小便立志想当一名驾驭战机的飞行员。

8年前,高中毕业的朱雷应征入伍,成了老鹰山下一个每天与山洞打交道的洞库兵。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他失落了好长时间。

翌年,全军陆航部队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春天。总部决定在朱雷所在的部队组建航材班,贮存直升机航材。虽说自己还是不能成为驾驭战鹰的飞行员,但与梦想终究有些接近了,朱雷二话没说第一个报名。幸运的是,他顺利通过严格的入门考试,正式成为6人航材班中的一员。

谁知第一批航材入库,朱雷和战友都傻了眼——因为他们对航材油封、干封知识一窍不通,过去学的弹药保管知识完全派不上用场。军人的字典里没有退缩二字。朱雷和战友迎难而上,向着新的高地冲击。总部派人来单位进行业务帮带,仅介绍航材知识就用了整整一个月,讲解8种型号封存油料知识,又耗费月余……

或许是有意考验航材班战士,总部专家因另有紧急任务被临时撤回。咋办?他们迎难而上,主动打电话向总部、院校和相关单位求教,逐个油孔咨询研究。洒下辛勤汗水,收获丰厚回报。3年后又一个枫红叶黄的秋天,航材班跨出了重要一步,基本能独立完成总部下达的各项封存任务。

2 老鹰山,时常有鹰在山里飞翔。鹰是天空中最娴熟的飞行家,不畏风暴,飞向云霄。

朱雷当上航材保管员后,渐渐爱上这大山,爱上这山里的鹰。虽然自己不能驾驭战鹰翱翔蓝天,却可以当好一只助推打赢的“鹰”。他十分清楚,自己所带的航材班军区独此一家,肩负全区陆航部队航材保障任务,责任沉甸甸。

“保障力连着战斗力”,这个从摸索中成长起来的特殊集体,能否经得起战场的检验?从总部到航材班所在单位的领导,都十分期待。

去年5月,航材班首次迎来一场真正的实战化大考——总部组织陆航战储航材应急保障演习。仗未开打,航材班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班长,咱们第一次比试,就和全军高手较量,可我们底子最薄,基础最差,有些不公平啊?”班里的战士道出了心中的忧虑。

战场不设“旁观席”,也不偏袒“示弱者”,只有练就过硬的本领,才能战胜对手,拔得头筹。朱雷没有犹豫,他鼓励大家:“越是新人越有可能创造奇迹,首仗一定要打赢!”

按照任务,航材班必须在两天内将千余件航材送到千里之外的演习场。看似简单,却是如同穿绣花针一般的细活,需要从上万件航材中准确抽取所需器材,只要抽错任何一件器材,都会打乱整个任务流程,这仗就不打自败。

5月江南,蛙声如潮,闷热潮湿,人稍微一动就浑身冒汗,航材班战士却裹着厚厚冬衣在洞库里忙碌。他们从朝阳初升,忙到繁星满天,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气氛同样紧张。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最后装箱时,朱雷发现航材数量对不上。时间滴答流逝,班里的战士没有叫苦叫累,立即将千余件航材全部拆开,核对、检查,结果发现只是后期入库的某型器材统计单位由“套”被改为“件”,器材无误。就是这个“小插曲”,一下子让航材班工作量翻了一番。

来不及歇口气,班里的战士不眠不休,继续突击作业,重新封包千余件器材,凭着大家平时练就的娴熟技能,最终按时将航材送达演习场。总部“考官”复核后给予“零误差”的高度赞扬,评判他们成绩优秀。宣布成绩的那一刻,朱雷心底无比欣喜,因为战鹰称雄战场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在航材班下士姜林辰的眼中,班长朱雷有点“强迫症”,要求凡事干到极致。他有句口头禅:“你这不行,重新来吧。”

去年3月初,接到干封器材任务,正巧朱雷出差,就让姜林辰负责。姜林辰是第一批到总部学习干封的业务骨干,包装速度快、质量好,被战友赞为“包装小王子”。他组织大家连续忙活了4天,直到朱雷归队,但还是等来了他那句口头禅:“你这不行,重新来吧”。原来干封器材中有几个小气泡,本来可以忽略的,可就是过不了朱雷的关。

朱雷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苛刻有时显得不近人情,但他深知,直升机要是在空中出故障,就有可能导致机毁人亡,贻误战机,甚至输掉一场战争。所以,保管航材一定要责任当头,丝毫马虎不得。

一天,列兵小王试探着询问朱雷:“班长,这个直升机尾斜梁干封期虽然到了,但我看外观上没有任何异常,说明保存完好,要不就别拆开重新干封了,工作量实在太大了。”

“尾斜梁干封周期是5年,过期一天就会有一天的隐患,哪怕我们再辛苦,也要打开检查,重新干封。”朱雷严肃地说。

3 山有雄伟的风采,也有朴素的品格。航材班的战士们在老鹰山中待久了,练就了山一样的脊梁,拥有了鹰一样坚韧不拔的风骨。

航材班保养的8种封存的油封,种种都有毒性和强腐蚀性,还散发着刺激性气味,常人闻一闻都忍受不了,可航材班的战士却要天天面对。航材洞库里长年保持密闭和恒温状态,极少通风。每次油封作业时,班里战士虽然戴着两个十层防护口罩,可坚持十几分钟,就会头晕发懵,甚至流眼泪。用某特种油油封一个航材,战士们手臂上就会脱掉一层皮,恶心得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某型油封车保养时,油料被加热到110摄氏度,挥发速度明显加快,此时车厢里气温高达五六十摄氏度,加上高浓度的有毒油气,极易使人窒息,甚至昏厥。之前,有个战士参与过几次此类油封,便留下头痛的后遗症,多方求医未能有效治疗,不得不转岗。

接替这位战士上岗的是种威威。高大帅气的他,皮肤本来就容易过敏,第一次接触油封后,便浑身发痒。到了晚上,他痒得更加严重,身上四处被抓出道道血印,根本无法入睡。实在受不了,他就将手臂在墙上使劲地蹭。有梦的人生从不畏艰难。如今,种威威顺利攻下某种特殊航材的油封难题,虽然脸上因过敏留下了疤印,却掩盖不了他发自心底的阳光。

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睡觉风跳舞,巡逻鸟唱歌;毒虫脚下爬,野猪常侵扰。这是航材班战士生活的真实写照。走近洞库,抬头不见天,低头不见地;白天不见日,晚上不见月。洞外热浪袭人、汗流浃背,洞内却阴凉潮湿、寒气逼人,在里面工作久了,风湿病、关节炎、腰腿痛等病症不请自来。

中秋之夜,营区洋溢着节日的团圆气氛,温馨的会餐刚刚开始,这时命令传来,远在几百里外的演习场急需一批航材。朱雷二话不说,当即放下饭碗带领班里的战友冲向洞库,开始工作。月出东山,清晖普照,而洞库里通宵灯火通明,一片繁忙……

请记住老鹰山里这群默默无闻的洞库兵吧,他们是:朱雷、种威威、姜林辰、王哲、方天晟、周超、裘东……他们在生活和战斗岗位上搏击,何尝不是翱翔的雄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