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递我五元钱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余 仁 编辑:罗 炜 发布时间:2015-11-04 23:57

解放军报(余 仁)启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难舍的情绪迷漫在空气中。我故作开心,同儿子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试图打破这伤感的气氛。爱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儿子看到此情此景,放下手中的书本说:“妈妈,别哭,你如果哭了会让爸爸更难受的,我保证不哭。”说这话时,我分明看到儿子抬起手来抹了一下眼睛。

我心中酸涩,但还要故作轻松,毕竟我是有着20年军龄的军人,怎能这样儿女情长?

“那就出发吧”,我临时动议。其实离开车时间还早呢。

“我把你送出小区,你自己打的走吧。”爱人轻声说。我懂她的心情,她是怕在外面控制不住情绪流泪,让别人见笑。

“妈妈,你还是开车送爸爸吧。”儿子坚决要送我到火车站。

这次回家休假,明显感觉儿子有思想懂礼数了,上了5年级后好似小大人,几次路过门口的酒行,要买一瓶300多元的好酒给我,说我辛苦了。

同爱人儿子两地生活已经3个年头了,我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我的依赖会逐渐变淡。可事与愿违,每次休假结束,都是在眼泪和不舍中离开,在不安和愧疚中返程。

最后在儿子的坚持下,爱人开车送我去车站。到火车站后,儿子陪我一起去取票。开门下车的瞬间,爱人眼泪止不住流下来,都不敢正眼看我。此时,我也心如刀绞,但极力控制着,我答应过儿子不能流泪,也曾经不止一次地教育他,男儿有泪不轻弹。

在售票窗口取票时,需要5元手续费。儿子掏出一张很旧的5元纸币递给我:“爸爸,这是我平时攒的零花钱,给你。”

“爸爸不要你的钱,你留着自己花。”

“一会儿说不定还要付手续费,你拿着零钱好给。”儿子坚持道。

我接过5元钱,足足愣了有一分钟。儿子真的长大了。从他出生到现在,我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和学校组织的亲子活动,就是接送他上下学也是屈指可数。我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但爱人和儿子从未埋怨过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一名军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对我们是一种奢望。

临别时,我嘱咐儿子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夕阳中看着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我低头端详手中的5元钱,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任眼泪尽情流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