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广州军区> 文史天地> 基层文学
丘陵上的松 ( 1/)
2015-11-18 09:55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雁翔编辑:罗 炜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解放军报(王雁翔)一道道黄尘像雾,像云朵,从苍翠的丘陵间腾起,在细微的晨风里升腾,盘旋。那丛林和绿草间亮如白练的是河流么,河流为何会在丘陵间蛛网般神秘交错?哈,那河流原来是装甲战车驰骋的战壕。尘土与战车如河床里的波浪,一波一波在不同的河道上涌动,奔驰的列阵撕破了山野的寂静,像一场演出前的铿锵锣鼓。

“从照片上看,王锐挺帅气!”我的话刚一出口,九连的官兵都乐了。他们对我的这一印象不以为然。一个战士露着洁白的牙齿说:“你只看到了他帅气的一面噢。”这话意思明摆着,王锐还有一面,要细细品读。但那一面是什么呢?

我说:“好嘛,我要见一下他。”

初升的太阳给丘陵镀上了一层层金色。在一片茂密的松树下,挺立着两排战士,一个战士站在队前,还有旁边的战车,组成一幅清新美丽的油画。

“你到底清楚不清楚?”

“那个讲话的战士就是王锐。” 连长林德龙的话,把我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下士王锐盯着一名中士,静静地等待他的回答。静默中,风卷起一股一股尘土从头上盖过来。林德龙说,排长不在位,王锐既是教练员,也是代理排长。

见中士不以为然地敷衍了两句,王锐顿时黑了脸,当着全排战士再次追问他。

“我平时训练没碰到过这个问题。”中士低声说。声细如蚊舞。

“你是老兵,不明白,就不要乱说。”王锐的话让中士的脸刷一下红了。

林德龙小声告诉我:“这小子平时话少,像个闷葫芦,一上训练场,整个人就不一样了,较真,耿直。”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大漠苍狼
下一篇浪尖上再唱长山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