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西沙人,终身西沙情。”老兵退伍前夕,3位即将离开西沙的战士向记者道出他们的心声

西沙,难说再见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陈国全、通讯员高毅、夏 锦编辑:罗 炜
2015-12-09 09:11

图为退伍老兵随队巡防。(高毅 摄)

珊瑚岛守备队油机班班长庄绪苗——

不管走多远,西沙永远是咱的家

珊瑚岛守备队油机班班长庄绪苗明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今年满服役期的他已做好了退役的准备。然而,当战友们给他戴上大红花,部队领导宣布退役命令的这一刻,庄绪苗还是觉得心里有许多东西放不下。

登上十多米高的信号台,庄绪苗默默地凝视着下方的珊瑚岛。过了许久,他才打破沉默,指着远处的一棵椰树告诉记者:“那棵树是我种的!”

刚上岛时,班长带庄绪苗种“扎根树”。年轻的他心气大,一次就种下几十棵椰树苗。为了种好这些树,他把自己平时的生活用水省下来浇树;每次休假,他都不忘带肥带土上岛,常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然而,海岛的自然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最后仅有一棵长成大树。

这些年,风风雨雨一起度过,这棵“扎根树”寄托了庄绪苗太多情感,离别的时候真是舍不得。其实,珊瑚岛上让庄绪苗放不下的还有很多。在油机房,他把油机这个“老伙计”摸了又摸。

在西沙的小岛上,油机的重要性堪比人体的心脏,官兵生活和工作所需电力全靠它。因此,无论机房内多么闷热,无论狂风暴雨多么猛烈,油机兵都必须24小时坚守在位。

庄绪苗把油机看得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有时候躺在床上的他,看到天花板上的灯稍有闪烁,就要赶紧起身朝油机房的方向望一望,或者打个电话问一问。油机的噪音大而刺耳,记者在现场呆了不一会儿就头晕目眩,可庄绪苗在这个岗位一干就是16年。

这16年,是庄绪苗生命中最灿烂的季节,如今说走就要走,叫他如何能放得下?庄绪苗告诉记者,将来不管走多远,西沙永远是咱的家。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